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師徒重聚

第四百四十八章 師徒重聚

    一直到回去,獨孤愁這個已經無敵于此世數百年歲月極峰強者的腦袋都是懵的。

    他們三人的腳程自然遠要其他人快上許多。

    再加上三人各懷心事,一路都沒有說話,云揚在盤點自己的收獲,一邊盤點,一邊陶醉,心里嘴里全都笑開了花,端的容光煥發,走路帶風。

    還有凌霄醉也是在梳理自己的收獲,自己這一次的進步堪稱極大,至少相當于自己半甲子的苦修,但自己的修為原本就已臻此世極峰,到底需要怎么……才能夠將自己的修為戰力再推上一層樓呢?這是個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之余獨孤愁則是一肚子心事,沉吟自己之后,究竟應該怎么做?如何才能有望實現心底夙愿!

    ……

    云府門口。

    計靈犀正站在那里翹首而望;一張俏臉上寫滿了焦急擔憂,在她身邊,還有同樣一臉擔心的上官靈秀。

    兩人都想要去到九尊府那邊看看究竟;但云逍遙打死不讓。

    一個云揚在那邊,已經足夠讓人揪心了,若是你兩個再跑過去,這等關鍵時刻,高手如云,巔峰高手幾乎齊聚……您們倆過去,光是一個安全問題都得讓我們嚇破了膽子好不好。

    不許去!

    有了云揚老爹云逍遙的強力反對,情知形勢比人強的兩女也只余乖乖的在門口等著。

    老梅與方墨非兩個人倒是比其他人淡定得多,這兩人甚至對云逍遙等人的焦急擔心表示嗤之以鼻。

    危險?

    不存在的!

    那可是云尊大人,云尊……能有什么危險?這肯定又是一回機緣!

    原本他那么弱小的時候,就已經橫推一切,機緣無限,現在修為都已經攀升至這個人世間的頂級水準了,哪里還會有什么危險?

    比較遺憾的反而是我們需要看家,要是能夠跟過去湊湊熱鬧,沒準還能分到一杯羹,畢竟這種機緣分潤的事,他們可是有過多次經驗的,見怪不怪,反而樂見其成!

    這也就是云老爹的闔府強力制止,他們同樣無法妄動,心底卻難免腹誹云老爹的大驚小怪,少見多怪,讓他們少了一把精進的緣法!

    至于冬天冷四大公子,這四位更加不存在任何擔心,甚至這四個貨到現在都沒有明白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優哉游哉的打麻將。

    四個人的臉上都已經貼滿了紙條,這紙條可不是白條,而是一張紙條一萬兩,這樣的做法既有趣味性又有刺激性,堪稱推陳出新,是故四個家伙打得熱火朝天心無旁騖,再說句到家的話:他們幾個實在太投入了,太想徹底壓倒另外幾人,以至于都沒有注意到紫氣變奏……

    白衣雪與他的師傅肖少卿此刻也早已經入住了云府,這會自然也在云府大門口等著,白衣雪一臉的淡然,他的心情與老梅方墨非差相仿佛,全然的不以為然,然而肖少卿卻是滿臉的緊張,一會便低頭查看一下自己身上打扮,時不時的又整理一下儀容,然后踱兩步,皺著眉頭,一臉的糾結與期盼,顯而易見的患得患失……

    云府周遭偶爾猶有一團團的灰蒙蒙冥霧升騰半空,那是森羅廷十殿大王有些沉不住氣出來幾個查看,看看沒有具體消息,就立即又回去了。

    眾目睽睽之下,長街盡頭,出現了三條頎長的人影,正自并肩而來。

    計靈犀與上官靈秀遙遙看去,一見便同時松下了一口氣,中間那人,身材頎長,舉止瀟灑從容,豐神如玉,一襲紫袍,不是云揚卻又是誰?

    計靈犀哼了一聲,勉強壓制住自己眼中的喜意,傲嬌的一仰頭,緊跟著就這么回去了。

    上官靈秀倒是忍不住的上前三四步,前來迎接;結果轉頭看看計靈犀已然回去了,心念轉動,踟躕片刻,竟也一轉身,跟著回去了……

    云揚原本正自滿心興奮,遠遠就看到這兩位對自己一往情深的玉人家門遙望,正待迎上去,不意故作姿態的迎上前四五步,卻發現面前早已經沒人了……

    “……”

    云揚。

    “哈哈哈哈……”凌霄醉眼見這一幕不禁爆笑出口。

    同樣在門口負手而立的云逍遙,道:“沒事了?回來了?”

    聲音很平淡,似乎是波瀾不興。

    云揚滿臉盡是尊崇地說道:“是,沒事了,回來了。”

    云逍遙微笑:“那就好,那就好。”

    然后跟獨孤愁與凌霄醉點點頭打了個招呼,再無多話,徑自轉身回去了。

    云揚能看得出來,云逍遙此刻的身子,乃是一種全然的放松,他頭也不回的往里走,似乎對于云揚回來與不回來不甚在意,但其甚后背那一片汗水沁出的痕跡,卻早已經將他的牽掛暴露無遺。

    云揚的眼中,唯有由衷的震動,以及久久不語。

    ……

    “師父!”

    一聲悲喜交加的呼喚之余,肖少卿撲通跪下,就這么跪著瘋狂地往前跪行連連,他仰著頭,滿臉是淚:“師父!嗚嗚嗚……弟子,今日終于又見到了您老人家!”

    肖少卿跪在地上,抱住獨孤愁的腿,放聲大哭。死活就是都不起來了。

    獨孤愁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怒聲呵斥道:“起來,趕緊起來,這么多人都在看著,成何體統!”

    “師父您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肖少卿放聲大哭。

    獨孤愁怒道:“還要臉不?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我要是不原諒你,叫你回來做甚?難道是我生氣還沒有生夠不成?”

    “那,師父是不是肯重新收錄弟子進入門墻了?”肖少卿抬著頭一臉的期盼。

    獨孤愁哼了一聲,道:“若不是如此,我豈能容你叫我師父?”

    肖少卿大喜,一躍而起,涎著臉笑道:“我就知道,弟子這么的英俊瀟灑,天資穎悟,師父怎么會舍得真正將我逐出門墻,嘿嘿,嘿嘿……”

    臉上猶自帶著淚,形象堪稱慘不忍睹,居然眉花眼笑,無比開懷起來。

    “哈哈哈……”云揚與凌霄醉見狀盡都忍不住大笑出聲。

    獨孤愁忍不住悵悵嘆了口氣,臉上盡是猙獰扭曲道:“肖少卿,收你為弟子,或許……就是我這一生犯的最大的錯誤……卻想不到,我孤獨愁竟會一錯再錯!”

    說完又嘆了口氣:“罷了罷了,我的臉……早已經被你丟得半點都沒有了……”

    肖少卿殷勤的上前,涎著臉笑著,攙扶著獨孤愁,嘿嘿的笑道:“師父,您的臉……不留給弟子丟……還要讓誰丟啊?再說了,人活一輩子,不就是為了這張臉么……這張臉的存在……不就為了丟的么……”

    …………

    <今天去釣魚,浪費一天時間,無比后悔。

    要是釣著了也行,可惜,空軍司令了!

    很懊喪,所以更新晚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