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私生子

第四百四十二章 私生子

    當姑侄兩個從辦公樓里出來的時候,晚春時節夕陽的金紅光芒,已經橫過了大半個校區,從北岸叢林與穿林長河的夾角位置投射過來,給明翠的濕地植被蒙上了厚厚的光膜。

    羅南微瞇眼睛,視線穿過常人難以直視的陽光幕層,掃視著校園里的動靜變化——他不是在觀察,只是無所事事。

    從李明德的辦公室出來之后,羅淑晴女士整整三分鐘沒有說一句話,樓道里、電梯里、還有著廣闊的校園內,她只是在前面走前,仿佛完全忘了親侄子的存在。

    好吧,這回是真生氣了。

    羅南估摸著,祖孫三代以來,他大概是唯一一個在上學期間,被校方建議休學的羅家子弟。說是休學,那只是人家客氣的說法,什么保留學分學時、一切榮譽等等之類,都不改其留級的本質。

    毫無疑問,這就是傳說中要被“吊在梁上狠抽”的惡劣事件啊。

    羅南真沒法再說什么,有謝俊平和胡華英兩個人脈通天的超級補鍋匠幫忙,都還補不上知行學院最低標準的曠課記錄,這幾個月來,他實在是太飄了。

    也許一開始就要從sca那里入手,入侵教育部系統……

    羅南腦子里轉著毫無意義的念頭,同時也不得不承認,在他心底深處,有那么一小丟丟、至少是一小丟丟的松快和竊喜:

    這事兒要是給砸實了,那還真是人生一大改觀啊。

    前方,羅淑晴女士突然站定,羅南反應快捷,同步站穩,垂臉低眉,做惶恐羞愧狀。

    可惜他的演技從來就是上不了臺面,羅淑晴心中毫無波動同,語調也是平平淡淡:“你在那邊,要處理的事情很多嗎?”

    “呃?啊。”

    羅南當然知道,所謂的“那邊”,就是指協會乃至里世界。平常在家中,這是一個大家都心知肚明卻又默契地不去觸碰的話題,如今突然被提出來,羅南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好。

    好在羅淑晴也不需要羅南再編什么理由和瞎話,她有自己的觀察和判斷:“我能猜得到,你在那邊做的不錯,我和你姑父沒有給你任何幫助,你卻能夠把連續逃課這種事情拖到今天才爆發,而且是這種模樣……別看你姑父在sca,恐怕他賣了那張老臉,也不能比這做得更到位了。”

    羅南能說什么?好不容易把“姑媽您客氣了”這種蠢話咽回肚子里去,他只能牢牢閉上嘴,乖乖聆聽。

    問題是,羅淑晴只說了這一些,后面竟然沒了下文。羅南想問又不敢問,一肚子疑惑憋得難受,直到又走出百多步,才聽到姑媽輕聲道:

    “休學的事情,等我回去和你姑父商量一下,好吧?”

    涉及到羅南的學業,羅淑晴女士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用如此不確定的商量口氣與他交流。羅南愣了愣神,隨即從中體會到那份沉甸甸的抉擇壓力。一時竟無言以對。

    兩個人也不坐無軌電車,就步行前往地下停車場。走到半途,羅南實在是無法抵擋這種過于壓抑的氣氛,純粹就是想湊點話說,但話到嘴邊,冷不丁跳出來的一句是:

    “姑媽,吳珺這個人,你知道嗎?”

    “咦?”

    話一出口,羅南就有些后悔了。實在是凌晨遭遇的這檔子事兒,在他腦子里占據了太多資源。除了天照教團與邪羅教團圍繞“圣物披風”的沖突以外,還有反目相殺的燕芬與張六安夫婦對話中,那幾個讓羅南極度敏感的字眼兒,什么“瘋老頭”、“研究生”、“滯留”之類,總讓羅南忍不住去聯想些什么。

    只是他對當年的事情知之甚少,相應的人際關系更是糊里糊涂。在溶洞的時候為了保持逼格以及方便日后監測,強忍著沒有細問。回到夏城,里里外外兜上一圈兒,似乎也就是姑媽這邊,還能咨詢一二……就算這樣,提起這個是不是也不太好?羅南都沒法解釋他的問題邏輯。

    正尷尬的時候,羅淑晴扭臉看過來:“吳珺,哪個吳珺?”

    羅南張了張嘴,一時發不了聲。難道要他說“邪羅教團的女祭司、遠在春城‘u洞’那個黑市交易所的機械改裝店的女老板”嗎?

    還好,他現在思維速度遠超常規,立刻捕捉到姑媽言語背后格外驚訝的情緒。所以他也就是窒了一窒,很快就反問回去:“我是說那個……研究生。”

    中間羅南刻意模糊了幾個字眼,最后以確切真實的情報收尾。

    事實證明,他的做法很成功,羅淑晴女士立刻實現了腦補式的完形填空,眉頭微皺:“你見到吳珺了?她什么時候回的夏城?”

    哎呦,真有門兒!

    羅南仍要做一番確認,小心翼翼地道:“那位吳女士,做爺爺的研究生,是不是在荒野很多年?”

    “嗯,吳珺在75年的時候就被推薦到你爺爺的實驗室,和你的父母前后腳。那時候她才20歲,還是個黃毛丫頭呢……你在哪兒見的她?偶遇,還是她來找你?”

    感覺姑媽挺緊張的,羅南心下狐疑。是因為她知道吳珺目前的身份呢?還是有別的什么敏感且不欲令他知曉的情況?

    心里琢磨著,羅南仍然是半真半假地道:“我沒見過這位,就是從別人嘴里聽說了,順口問一句……”

    “誰給你說的?”

    “是田思學姐。就是和莫邱莫三哥相過親,結果沒成的那位,現在是建筑設計院潘文教授的研究生,前段時間你好像見過的。”

    羅淑晴有些印象,點點頭,下意識松了口氣:“確實,當初往荒野上去的那批研究生,還是是潘教授的弟弟潘德博士幫忙考核推薦的……你和那位田學姐很熟啊,還聊這種陳年舊事。”

    “潘教授最喜歡聊唄,特別是關于我媽的那些。田學姐是近朱者赤,平常會給我透露點兒情報什么的。”

    羅南笑得一派純真,緊接著又道:“話說那位吳女士總在荒野嗎?當時咱們家的實驗室已經沒有了,她在那邊做什么啊?”

    羅淑晴啞然失笑:“人家81年的時候就畢業了,到83年實驗室出事的時候,也有快十年的工作經驗,多的是大公司想招攬她呢。”

    “是嗎?”

    眼下的吳珺可不是受大公司招攬的樣子。

    羅南感覺姑媽似乎在回避一些信息,緊跟著又問:“這事兒您那么清楚,是不是吳珺跟咱們家一直有來往?”

    “沒有,已經好多年沒有見過面了。”

    “哦?有多久?”

    “總有六七年了吧。最后一次見大約是90年。”

    “咦?那時候我該記事了吧,怎么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也不是常來,只是每隔一兩年過來看下你爺爺,了解下病情。直接就去療養院了,哪有那么巧合碰上的……哎,你哪來那么多問題,是不是肚子里憋壞水呢?”

    “哪能啊!”羅南明白,暫時很難再從姑媽這里問出什么東西。而現在知道的這些,也很有些價值了。

    90年,這個時間點,對羅南來說非常敏感。因為他就是從那一年起,開始參照著爺爺的筆記,義無反顧地開始了格式論研究。

    同樣是這一年,嚴宏學術不端事件東窗事發;量子公司的深藍平臺開始試運行;當然,他那個老爹最后一次現蹤,送給他暗藏“外接神經元”的仿紙軟屏,也是一樣的年頭。

    若將時間背景轉移到吳珺那邊,唔,菠蘿差不多就是五六歲的年齡。如燕芬所說,吳珺懷孕之時被迫上位,也大概發生在這個時間點……

    咦?

    羅南突然就傻在那里,腦子里翻騰出一個頗為荒誕的念頭,然后就一發不可收拾。

    等等,等等!他是不是想多了?

    人的思維就是這樣,突然一個聯想,就能把相隔十萬八千里的兩件事硬揉在一起,類似于蒙太奇式的剪接,形成不可思議的意義效果。

    羅南現在就進行著一場不怎么得體的聯想:某人失蹤之前,吳珺和家里保持聯系;失蹤之后,沒有再過來;同時也是在失蹤前后,吳珺懷孕……

    尼瑪!

    羅南猛拍了下腦門,此已經進了地下停車場,在相對封閉的空間,這一記巴掌聲,非常之響亮。

    羅淑晴愕然看他,羅南醒悟過來,忙壓下心中荒誕的情緒想法,對姑媽露出笑臉:“沒事沒事,我是有點兒犯蠢。”

    “你確實是犯蠢沒錯!”羅淑晴終于還是給挑起了心頭的火氣,再狠瞪他一眼,快步走到車旁,當先坐進駕駛室。

    羅南低著腦袋坐到副駕駛位置,一副懺悔模樣,事實上他已經登上了靈波網,通過六耳與人聯系,當然只能發信息:

    “急,見信回復。”

    大約兩分鐘后,當車子駛上回家的高速磁軌之際,對面終于回應:“你這一急,我這邊試管摔了……羅老板見召,有啥吩咐?”

    “章魚哥,我這邊有一點兒昨晚采集的皮膚組織,這個能不能做親子鑒定?”

    “帶毛/囊嗎?”

    “帶的。”

    “這個沒問題……話說兩個人都是?”

    “我的在協會有相關備份吧,還是新近采集比較好?”

    那邊的信息突然就停滯了下來,足足過了十多秒鐘,才發過來個表情,附帶感想:

    “o((⊙﹏⊙))o……哦滴個天哪!”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