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電影世界大紅包 > 第743章 七武海會議(求訂閱)

第743章 七武海會議(求訂閱)

    圣地瑪麗喬亞。

    五老星的會議辦公室。

    “請你們給我個合理的解釋,為什么要將那個消息給宣布出來!”

    就在五老星正在說笑的時候,一個男子不顧護衛的阻攔,徑直地推開了門,闖入到了會議室當中,語氣不善地對著五老星說道,話語之中,也是帶著一絲責備的意味來。

    而當這個人闖進來的時候,五老星也是停止了彼此之間的交談,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齊刷刷地注視了過去。

    只見,此人一身暗紅色的西服,佩戴者胸花,頭上帶著的是海jun帽子,帽檐底下,也是顯出他粗獷而又堅毅的輪廓,有一股鐵血軍人的陽剛之氣,身后則是披著海jun大將印有“正義”二字的披風,而他的嘴里還叼著一根雪茄,吞云吐霧,從中升起裊裊的煙霧來。

    當他走進來的時候,帶著強大的威壓,給人一種氣勢不凡的感覺。

    這個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被譽為海jun最強戰力的赤犬,三大將中絕對的c位,也是讓無數海zei都是望風而逃的強硬派海jun強者,讓人不容小覷。

    “赤犬,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五老星之中的那個八字胡男子,聞言之后,不由得面色一沉,對赤犬警告說道。

    要知道,赤犬雖然是海jun本部的最強戰力,但是,他卻也只是隸屬于世界zf之下的一個部下罷了,在他的上頭還有元帥戰國,海陸空si令鋼骨空。

    而值得一提的是,五老星是高他兩級的頂頭上司,但即便是這樣的狀況之下,赤犬都膽敢出言不遜地頂撞他們,這自然是五老星也是極為的不爽了。

    “為什么,你們還是要擅自做這個決定,難道說,我們要向一個海zei做出這么巨大的妥協和讓步?如果傳出去的話,豈不是要被天下人所恥笑,到時候,還有誰會將我們本部的威嚴給放在眼里!”

    赤犬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繼續駁斥說道。

    在之前,他們曾經就如何應付李曉之事,經過了很多次的商討,而每一次,當五老星提出要拉攏李曉的時候,赤犬都是竭力地反對。

    因為他知道,李曉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真的讓他封號七武海的話,無疑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會帶來很嚴重的后果。

    可是,最終五老星卻是不顧他的堅決反對,昭告天下,宣布七武海任命一事,這是赤犬所無法接受的事情。

    作為海jun本部的最強戰力,這么多年以來,赤犬一直是秉承著絕對的正義,不容許一絲惡的存在,對于他來說,那些桀驁不馴的神龍冒險團,充滿了危險,也是絕對惡的代表,所以,他不容許,這樣的惡,加入到這邊的陣營之中,否則豈不是同流合污。

    而五老星卻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了這一決議。

    這樣一來,赤犬他們還拿什么來震懾那些海zei呢,恐怕他們是會紛紛效仿李曉的做法,與世界zf和本部對抗呢,誰又能夠知道,不會冒出來第二個,第三個李曉,這簡直是后患無窮。

    ……

    ……

    “赤犬,輪不到你在這里批評我們,說到底,你們也不過是我們的附庸罷了,我們的決定,何時輪到著你在這里說三道四?你最好,是擺正自己的態度和位置,你只需要完成你該盡的責任就行了!”

    光頭老者一拍桌子,騰地下站了起來,指著赤犬的鼻子,怒不可遏地說道。

    “你們不就是忌憚那僵尸軍團么,大不了,我們集結所有的戰力,發動屠魔令,直接將恐怖三桅帆船和骷髏島給鏟平就行了,只要我們下定決心攻擊,那骷髏島就是下一個奧哈拉!”

    迎著五老星的目光,赤犬沒有退卻,堅持己見的沉聲說道。

    “你以為這個方法,我們就沒想到過么,可是,根據cp傳回來的消息,那個狡猾的李曉,早就已經是將他們的僵尸軍團,四散而開,分布在了世界各個角落,加雅島,七水之都,西海,北海,阿拉巴斯坦,龐克哈薩德等等的地方,都有他隱匿著的僵尸部隊,我們一旦是對那骷髏島實行打擊的話,那么,那些僵尸軍團,就會從各個地方策應,蜂擁而出,猶如病毒一樣,呈現出蔓延之勢。”

    “那尸du之威,你應該聽黃猿講過了吧,不管什么人,被那僵尸咬了一口之后便會傳染,變異成為新的僵尸,你能想象,那無盡無邊的尸潮,淹沒而來的震撼景象么?難道你非得要看到世界毀滅才高興?!”

    金發男子補充說道。

    “這陰險的家伙,居然有著如此周密的部署,他一定是早有預謀了,當初,在魔幻三角地帶的時候,我們就應該將他給徹底的抹殺掉,否則,也不會演變到今天這樣的程度了。”

    赤犬將手中抽到一半的雪茄,一掐而滅,扔到了地上,接著抬起了腳狠狠地一踩,發出轟的沉悶之音來。

    與此同時,攥緊了拳頭,發出骨骼摩擦的爆鳴之音,雙眼之中,好似是有怒火要噴薄出來,顯得是無比恐怖駭然的樣子!

    這樣的氣勢爆發出來,宛如是一顆龐大的石頭,那平靜的湖面之上,蕩起了一抹巨大的漣漪,激蕩而開,讓那五老星面色也是為之一變。

    雖然說,赤犬是他們的下級,但是,憑借赤犬的戰力卻是極為恐怖,放眼整個世界zf,恐怕只有戰國才有著和她一戰之力。

    所以,在面對赤犬的時候,五老星幾人也是有著幾分忌憚。

    ……

    ……

    雙方僵持不下,有種要談崩的架勢。

    現場的氣氛,也變得凝重起來。

    在半晌之后,似乎是迫于那赤犬所帶來的澎湃壓力。

    頭帶扁帽的老者,主動地站了出來,走到赤犬的跟前,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出言安撫說道:“赤犬,放心吧,世界zf和本部,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們當然是不會做出有害本部的決定,拉攏李曉,這不過是一個緩兵之計罷了。”

    “我們已經下達了緊急的命令,讓貝加龐克根據幾具受感染的僵尸尸體,讓他根據病du之中的成分,來研制出能夠化解尸du的血清來。”

    “但是,這種血清是很難研制的,需要一個過程,并非是一蹴而就的,所以,在眼下我們所要做的,就是暫時穩住李曉,盡可能的拖延時間,只要那尸du血清一制造出來,我們就可以沒有了后顧之憂,一舉將那李曉給擊潰,這樣說來,你應該能夠理解我們的計劃了吧?”

    扁帽男子向赤犬示意了一個眼神,沉吟片刻之后,意味深長地說道。

    這是五老星和世界zf的幕僚,商議出的一個策略,屬于是最高級別的機密,只有五老星和鋼骨空,以及是元帥戰國,還有少數的幾個天龍人才知道。

    按照道理說,這么高級的機密,赤犬是沒有權li知道的,但是為了安撫赤犬的怒火,那扁帽男子也是將這個計劃,給透露給了對方,讓他的心里能有點比數。

    “真的是這樣?”

    赤犬聞言不由得是為之一愣,露出了一個頗為意外的表情,旋即,也是向其余的四個人看了過去,仿佛,是要從他們那里印證這個結果。

    “沒錯,這是我們的共同決定,但是,因為權限的問題,所以才遲遲沒有告訴你。”

    其中一個身材高大,須發皆長的老者,點了點頭,不可置否地回答說道,這個機密,就連青雉和黃猿也是不知情,而赤犬,是海jun大將之中,唯一知道的一個,可以說,這已經是很高的待遇了。

    “哼,既然你們制定了這個方案,那么,就希望完整地貫徹下去,否則,到時候我會親手滅殺李曉。”

    赤犬環視了一眼在場的五老星,冷哼一聲之后,便摔門而去了。

    等到赤犬離去了之后,略顯緊張的五老星,才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赤犬這家伙,仗著自己在海jun本部的地位,真的是越來越目中無人了。”

    看著那赤犬離去的背影,光頭老者,氣的一腳踹翻了身前的茶幾,忿忿不岔地說道。

    “算了吧,赤犬他作為強硬派,有著鐵血一樣的驚人手腕,本部需要有這樣能夠力挽狂瀾的英雄存在。”

    一旁的扁帽男子出言勸說道。

    “對了,七武海會議,還有對于艾斯處刑之事,都已經布置的差不多了吧?”

    “嗯,都已經吩咐下去了,按部就班就行。”

    “最后再多看幾眼馬林梵多吧,很快,那新世界的浪潮,馬上就要席卷而至了!”五老星透過落地窗,望向那不遠處的蔚藍海域,不由得是感嘆著說道。

    或許,在不久之后的將來,整個世界的局面,都是會為之改寫的,大勢之下,是誰都無法阻擋的。

    ……

    ……

    先是青雉到訪,隨后五老星通話,緊接著,兩方的來使也是互相接觸,傳遞出各自的訴求和想法。

    經過了多方的努力之后,骷髏島與世界zf那不可融化的堅冰,終于是漸漸地,呈現出了一種緩和的趨勢來。

    終于,半個月之后,圣地瑪麗喬亞,人頭攢動,摩肩接踵。

    這天,早早的,就有很多的人,在瑪麗喬亞的港口處等待,他們的目光不時透過大海,掠向遠方,透著焦急和忐忑的神情來。

    在他們之中有世界zf的人員,有海jun本部的士兵,有一些感到好奇,特意來圍觀的瑪麗喬亞的居民,當然也有扛著樂器的樂隊等等,而為首的則是已經元帥戰國,他的任務,便是在這里迎接李曉的到來。

    迫于五老星的壓力,為了對李曉表示足夠的尊重和歡迎,戰國特地奉命,率領部下,在這里舉行歡迎儀式。

    隨著時間的過去,到了將近上午八九點的時候,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一艘印有神龍圖案的艦船,劈波斬浪,由遠及近地航行了過來。

    一個人影背負著雙手,站在船頭的位置。

    此人一身白衣,素凈而又貼身,遙遠地看過去,給人一種洗盡鉛華的感覺來,而在他的身后則是站著身形魁梧,狀如鐵塔的強巴魯,以及是長者八條手臂的羅格爾,兩個人一臉的恭敬之色。

    看到眼前一幕,很多人都是不由得驚訝地叫出了聲來。

    “快看,他們來了。”

    “李曉居然真的來了,他就不害怕這是鴻門宴么?”

    “他怎么就帶了兩個護衛來?”

    “這就是他的底氣所在啊,毫無畏懼,他看來是料定了,我們不會對他動手呢。”

    “他身邊的哪個是尸王啊,一個居然還長了八條手臂,好怪異,不會就是他吧?”

    “不,尸王好像是一個面色煞白,渾身被黑濛濛的霧氣包裹著的神秘男子,他是李曉身邊的二號人物,據說他也是一個僵尸,只是進化到了很高層次的僵尸之王,他之所以沒來,恐怕也是為了以防不測,率領僵尸在后方策應吧。”

    很多人竊竊私語,議論紛紛起來。

    對于李曉的到來,其實,眾人都是比較詫異,甚至是沒有想到的。

    因為,李曉和世界zf的矛盾已經是非常深了,幾乎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此次聯盟,估計也是為了各自的利益,大家各退一步,暫時的達成了和解甚至是合作,但是這不代表著雙方就沒有怨恨。

    很多人猜測,這會不會是世界zf方面所設下的一個圈套,為的就是將李曉給請君入甕,從而偷襲殺掉。

    但即便如此,李曉居然還是敢單刀赴會,看到這一幕,很多人的臉上,也都是浮現出了驚訝的神情。

    這樣的氣魄和膽識,可以說,絕非常人所能夠比擬的了,很多人的心中,都是如此地想著。

    很快,艦船拋錨,速度放慢,最終,神龍號終于是緩緩地在港口之前停靠了下來。

    在眾人的矚目之下,李曉帶著強巴魯和羅格爾,緩緩地從甲板上面走了下來,而當他踏入瑪麗喬亞的地面之上時。

    那些樂隊也頓時演奏起了歡迎的音樂來,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更有氣球和彩帶飄飛,現場的景象,顯得是無比熱絡的樣子。

    ……

    ……

    在如此熱鬧的儀式之中,元帥戰國的臉上也是堆著一絲笑意,從人群之中走了過來,向李曉遞出了手道:“李曉,超新星,骷髏島主,真是久仰大名啊,我可是很早,就聽說過你的名號了。”

    戰國褪下了威嚴的面容,換上了一張虛偽的表情,佯裝是很熱情的樣子,雖然說,雙方都是各懷鬼胎,各有謀算,但是,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之下,裝裝樣子還是非常有必要的呢。

    “彼此彼此,戰國元shuai還是老當益壯么。”

    李曉和對方象征性地握了下手,便是抽了回來,似笑非笑地道。

    雖然戰國已經是將近六十多歲了,但是,他的手勁卻是不小,一副寶刀未老的樣子。

    “請,為了迎接你的到來,世界zf的工作人員,海jun同仁和七武海,也都已經是等候多時了。”

    在一番簡單的寒暄之后,戰國對李曉提議說道。

    畢竟,今天的正事非常重要,不僅是要進行受封的儀式,而且還要一起商討,對付處刑艾斯時,如何對付白胡子冒險團的部署,可謂是意義非凡。

    “嗯,那就麻煩元shuai在前面帶路了。”

    李曉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好,這邊走。”

    戰國在前面引路,陪同李曉一同是前往那會議舉行的地點。

    而強巴魯和羅格爾兩人,則是起到了忠實護衛的職責,亦步亦趨地跟在了身后。

    畢竟,他們此次出來的任務,就是要保護李曉的安危,況且是到圣地瑪麗喬亞這個地方,他們的神經都是緊緊地繃著,一副如臨大敵的神情,高度地警惕,一刻都不能懈怠了,反而是李曉,卻是一臉淡然的神情,仿佛是絲毫不擔心的樣子。

    而周圍的那些人,看著李曉也是神情各異,有的是怨恨,有的是鄙夷,有的是羨慕,有的是敬佩,可以說,每個人看待李曉都是非常復雜的。

    對于最近在大海之上崛起的這么一個梟雄,大家都是又愛又恨的,這一點也是毋庸置疑的。

    李曉沒有去理會其他人復雜的目光,注意力放在了這座被譽為世界中心的圣地瑪麗喬亞之上。

    放眼看過去,道路的兩邊,兩邊都是分列著裝備齊全,干練精銳的士兵。

    作為貴族的聚集區,以及世界zf的所在地,不得不說的是,這里還是非常氣派的,無論是工作大樓,還是休閑居住區,房屋都是非常的豪華別致,透出一種奢華的樣子來。

    街道上也是十分的干凈,一塵不染,人們衣服華貴,穿著得體,氣質優雅,一個個似乎都非常注重自己的儀表。

    除此之外,這里的守衛,也是非常的森嚴,十步一崗,百步一哨,一條完美的防御部署,也是沿著海岸的周圍,很好的排列了開來,將這里圍城了一個鐵桶般的防御,可謂是滴水不漏。

    “難怪,那時候,十九個家族都會遷到這個地方來啊,這里的條件的確是非常的優越呢。”將這一幕看在眼里,李曉也是微微一嘆地說道。

    隨著在電影世界中的漫長旅途,李曉的認知能力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在面對一些問題的時候,不可以片面的去看待,而是要從多角度,辯證的思維。

    世界zf,他們之所以,能夠在世界之巔,屹立了這么長的時間,雖然滋生了很多的陰暗與腐壞,但是必然是有著其可取之處,而它在一些規劃方面的處理,還是非常的得體。

    以后有機會的話,之后,倒是可以在骷髏島上面試驗一下呢,李曉的心中暗自腹誹說道。

    ……

    ……

    在戰國的陪同之下,沿著了一條由奇異海石所鋪就的道路,乘著和煦的海風,終于是來到了,這七武海會議舉行的地點了。

    這里十分的寬敞,占地半畝面積,地面上鋪著靚麗而平滑的紅毯,墻壁上都掛了很多的名畫,這里的材質更是由非常稀有的海石所構筑而成,兩邊都是掛著燈盞,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將這里映襯的十分莊嚴而肅穆。

    而在中間的位置,則是擺著一張巨大的圓桌,正對前方的墻壁之上,則是掛著一個巨大的電視屏幕。

    此刻,在圓桌旁邊,已經是坐著不少的人了,李曉掃眼看去,巴索米亞.熊,女帝,多弗朗明哥等人,還有諸如海jun的中將鶴,還有青雉,赤犬等人,都已經是到場了,就連經常遲到的鷹眼,此時,也已經是落座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在圓桌旁,還有一張椅子是空著的,很顯然,這是給李曉留著的位置。

    當李曉和戰國,走進會議室的時候,他們就好像是磁鐵一樣,將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吸引了過來。

    青雉和赤犬都是到了,只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尷尬,李曉的手下敗將,黃猿并沒有出現,也沒有天龍人參加,看來,都是有意地避險啊,畢竟,李曉與黃猿和天龍人,都是爆發過不小的矛盾呢。

    而其余人,也都是很知趣的,避開了這一場會議。可謂是心中憋屈,有苦說不出了。

    在戰國的左手邊位置,大將赤犬雙手抱在胸前,大馬金刀地端坐在那里,面色鐵青,臉色卻是顯得非常的不悅,不用問,也知道是為什么原因了。

    中jiang鶴,雖然年事已高,但是身上的氣勢卻不弱,坐在戰國的副手邊,臉上不動聲色,顯得是深不可測的樣子。

    “嘖嘖,這不是最近叱咤偉大航路,名聲赫赫,幾乎是人盡皆知的李曉么,你的派頭還真大呢,讓我們這么多人等你一個。”

    多弗朗明哥舔了下嘴唇,陰測測地笑著說道。

    “呵呵,我倒是誰呢,原來是多弗朗明哥啊,怎么,你最近拍賣場的生意,也不打理了,跑到這里來開會,豈不是要耽誤你的財路?”

    李曉摸了摸鼻子,針鋒相對地說道。

    “該死的家伙,連說起話來都這么刺耳,不愧是個棘手的家伙呢,不過,我奉勸你最好不要太狂妄,否則可有你的苦頭吃。”

    多弗朗明哥則是面色一沉,拍案而起地說道。

    “我李曉行事,何須他人過問?!如果要動手的話,我隨時奉陪,有本事,你現在就放馬過來啊。”

    李曉聳了聳肩膀,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反正他的第三個系統任務,就是要滅殺掉多弗朗明哥。

    如果說,對方想要動手的話,那么李曉也是絲毫不介意,盡快地加速完成任務的進度!

    多弗朗明哥的手指詭異地叉開,掐出了一種奇怪的手勢,一絲絲的細線從他指尖蔓延而出,在他的周身繚繞,仿佛是無數昂首吐舌的毒蛇般,隨時都會飛撲而至。

    李曉瞳孔驟然一縮,身上的氣勢也迅速地攀升了起來,附著他體表的罡氣,猶如實質,整個人就如同是頂著一個巨大的熔爐,真元雄渾,熾熱無比。

    話音剛落,李曉和多弗朗明哥兩人,身上都是爆發出一種昂然的戰意,氣氛有些劍拔弩張地對峙了起來,就連空氣似乎都是要變得凝滯了起來,就仿佛是兩個人你隨時都會動手的樣子。

    現場的人,也都是跟著緊張了起來。

    若是這兩人要動手的話,恐怕這個七武海的會議現場,就要毀掉了啊,到時候,難道他們要坐在露天處開會?!

    “有意思,果然是如傳聞中一樣的強硬啊,世界zf往后該是頭疼了吧,這到底是他們控制李曉,還是反過來被李曉給控制呢。”

    聽到李曉的話語之后,將腿翹在桌面之上的鷹眼米霍克微微地側過了身來,整個人的眼都是眸一亮,旋即露出一絲很感興趣的神情來,一雙目光有意無意地在李曉的身上打量著。

    “怎么,難道你們準備在世界zf放肆么。”

    赤犬沉聲地說道,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威脅的意味。

    “哎,能不能開完會議之后,早些散會啊,我都已經有點困了。”

    青雉打了個哈欠,揉了揉有些惺忪地睡眼,神色慵懶地說道。

    赤犬和青雉,兩個人之間的反應,也是形成了非常鮮明的對比,這似乎也是預示著,他們今后會有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

    “嘖嘖,好俊秀的男子啊,居然是讓本王的心都是怦怦亂跳了起來。”

    感受著李曉身上散發出的強悍氣勢,女帝漢庫克那絕美的精致容顏,也頓時是為之一紅,美眸不時地眨動著,就連自己的心跳,也是驟然加快了一分,有種情竇初開的感覺。

    漢庫克本來是有些厭惡這七武海的會議,但是,處于對李曉感興趣的原因,所以她也是選擇來到了瑪麗喬亞,當看到李曉本人的時候,更是覺得不虛此行。

    不得不說,李曉的面容本就是非常的俊逸,而且經過了諸多的磨煉之后,更是有種洗盡鉛華的深沉之感,不知不覺間,又是給他增添了一抹迷人的氣質,再加上有著各種名號的加持,這世間恐怕也已經是很少有人,能夠抵擋他的魅力了。

    都說男人好se,但殊不知的是,如果讓女人看到真正心儀,魅力爆棚的異性時候,她們的心情也必定是非常激動的,而毫無疑問的是,李曉就是這么一個魅力爆棚的存在了。

    “漢庫克,這可不像你平時的作風啊,不是別人都臣服在你的美貌之下么,怎么今天倒是反過來了。”

    巴索羅米.熊,他的身高接近七米,是在場所有人之中,最高的一個,他即便是坐在那里,頭頂都快要抵到天花板上了。

    他平時是一個性格沉悶寡言的人,但是,在看到了漢庫克那鮮見的花癡模樣之時,也是有些無語地吐槽了起來。

    “貌似,是本王有些失態了。”

    漢庫克擦拭了嘴角邊的口水后,有意識地收斂了一分。

    “咳咳,今天將大家召集到這里來,是要舉行重要的會議,所以,還是希望大家能夠以大局為重,保持適當的克制!”

    看到現場這劍拔弩張的態勢,隨時都可能擦槍走火啊。

    若是在世界矚目的七武海會議之時,爆發出內訌的新聞話,那海jun本部乃至是世界zf可就真的是顏面掃地了,今后在那天龍人的面前,也是抬不起頭來了啊。

    所以,在這樣的時候,那元shuai戰國也是有些坐不住了,急忙是出來打圓場說道,同時,他適時地展露出了自己的威嚴,希望壓住場面,緩和氣氛。

    “哼,今天我就看在戰國的面子,今天就不跟你計較。”

    在半晌之后,多弗朗明哥率先松口了,說了句找場面的話語之后,才神色不爽地坐回到了椅子之上。

    “切。”

    李曉嗤笑了一聲,旋即也收斂了身上的罡氣。

    雖說他不懼多弗朗明哥,但是,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不適合在這里大動干戈,所以在沉吟半晌之后,他也是就此作罷,沒有繼續與多弗朗明哥浪費口水。

    “李曉,你的位子早就已經留好了哦。”

    漢庫克指了指她身旁的位置,對李曉拋了個媚眼,嬌笑著說道。

    “好的,謝謝。”

    面對漢庫克的好意邀請,李曉也不客氣,緩緩地走了過去,落座了下來。

    “你好,妾身漢庫克,還請多多指教哦。”

    就在他甫一坐下的時候,一陣香風撲來,一道柔軟的軀體旋即便是湊了上來,吐氣如蘭令人心頭為之一振。

    與此同時,還有一tuan飽滿的存在,在李曉的手臂旁來回地磨ceng著,讓他有些心猿意馬,好不容易,才是將小腹升騰起的邪火給壓了下去。

    ……

    身邊坐著如此的絕世尤物,饒是李曉的心里也是蕩起了漣漪,不過好在,他的定力也是非常不錯的。

    在深吸一口氣,口中默念著冰心訣的法訣之后,腦海之中一朵晶瑩剔透的冰蓮緩緩地綻放,帶來了一絲絲舒爽冰涼的意味,也是壓下了心頭的邪念,使得他平靜了下來。

    而在這個時候,當戰國看到李曉和多弗朗明哥,終于是各退了一步,沒有爆發進一步的沖突,戰國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若是李曉和多弗朗明哥,真的在這里開戰的話,那么,到最后的局面當真是很難控制的,所以,他也是感覺到一陣后怕,心有余悸。

    在控制住了場上的局勢之后,七武海的會議也是正式地開始了。

    很快,一些侍者端上了熱騰騰的飯菜,擺放在了圓桌之上,這些都是由瑪麗喬亞的御廚所烹飪制作的菜肴,堪稱是色香味俱全,難得的珍饈美味,即便是看著,就是讓人非常的有食欲呢。

    李曉也是沒有客氣,大快朵頤了起來。

    就這樣,在品嘗美食的同時,會議也在進行著。

    會議的目的,是為了協調海jun和王下七武海之間的協作,從而,是共同地完成世界zf的任務。

    當然了,這一次則是主要圍繞著兩個方面來進行討論和協商的。

    其中一個自然是毋庸置疑,那就是李曉正式地加入了七武海,期間還有一個加封的意識,至此,李曉成功地登上了七武海之位,他也擁有了響應的權li與地位,當然,他也要履行一些義務。

    至于,這第二點,便是針對艾斯行刑當天,以艾斯為誘餌,從而是殲滅掉白胡子冒險團的計劃。

    這個計劃,是重中之重,甚至是關乎到以后,整個偉大航路的走向會是如何。

    經過了一番商討,在部署了一些作戰策略與計劃之后,明確了到時候海jun本部和七武海各自的職責之后,會議終于是宣布結束了。

    “好了,會議到這里便結束了,在一個月之后,便在馬林梵多的處刑臺上,對艾斯行刑,屆時,大家務必都要到場,履行自己的義務。”

    到最后,戰國站起了身來,環視了一眼全場的人,做了總結的報告之后,目光落在了李曉的身上:“同時也要恭賀李曉擁有了七武海的名銜和資質,我還有一些公wu在身,暫且告辭,希望大家玩的愉快。”

    在說完之后,戰國便是在屬下的簇擁之下,離開了會場,而赤犬和青雉、鶴等人也是相繼離開了,青雉在走的時候,深深地看了一眼李曉,看上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過到了最后,他還是忍住了。

    ……

    ……

    “桀桀,李曉你殺死了莫利亞,然后成功地上位,你難道就不擔心,有一天也有人會效仿你的做法,殺了你,然后奪得七武海之位?”

    多弗朗明哥怪笑著說道。

    “呵呵,如果沒有被挑戰的覺悟話,那么還是趁早離開好了,不然的話,到了新世界可是會被那滾滾的海浪給碾得骨頭渣子也不剩呢。”

    “相比與此,我勸你還是好好地盯著自己的位置吧,不然若是被人占了的話,可就貽笑大方了。”

    李曉聳了聳肩膀,揶揄地譏笑道,然后推開了椅子,便是準備離開了。

    會議已經是結束了,和這幫心懷鬼胎的人也沒什么好談的,所以,李曉也是打算打道回府了。

    “李曉,讓妾身送送你把,我也正要準備回ya馬遜你。”

    此時,漢庫克一臉盈盈的笑意,貼身上前,依靠在李曉的身邊,攙扶著李曉,就準備向門外走去。

    見此情形,李曉不由得是扯了扯嘴角,在他的印象里,原著之中的漢庫克,不是非常高冷難以接近的么,為何,會變得這么主動呢。

    “李曉,請留步。”

    就在李曉正感覺到有些詫異的時候,一旁的鷹眼緩緩地走了過來。

    “怎么,還沒走出會場呢,你就準備對咱們的“同仁”翻臉了?”

    看到鷹眼一步步地逼近,漢庫克攔在了李曉的身前,俏臉一寒,對著鷹眼斥責道。

    作為老牌的七武海,漢庫克自然是深知其中的門道,別看剛才在會議上聊得熱火朝天的,但是,走出會場,彼此之間轉眼間就可能翻臉不認人。

    畢竟,加入七武海的人,其實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可謂是各懷鬼胎,看到鷹眼那越來越近的態勢,漢庫克的眼中,便是流露出警惕的神色來。

    畢竟,這漢庫克也并非是對所有人都那么有好感的。

    “嘖嘖,這么快就開始護短了。”

    多弗朗明哥雙手插著褲兜,在一旁看著好戲。

    “漢庫克……我對李曉并沒有什么敵意,而是想要和他切磋一下,畢竟機會難得呢,了解自己,了解世界才能夠變得更強啊。”

    迎著漢庫克那有些警惕的目光,鷹眼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

    “沒事,讓他把話給說完吧。”

    李曉擺了擺手,饒有興致地看著鷹眼米霍克。

    漢庫克聞言,這才挪步到了一旁,沒有阻止鷹眼接近李曉。

    “李曉,據說你也是使用的劍法,但是為何你卻沒有攜帶你的佩劍呢。”

    米霍克瞥了一眼李曉的腰間,卻是發現,本該是被他斜挎在腰間的那把赤紅色寶劍,卻是沒有出現,這讓他的心中有些不解。

    念及此處,米霍克的眼中,也是閃過了一絲疑惑的目光來。

    “哦,你說的是赤炎劍啊,那把劍正在進行重新地煉制,所以并沒有攜帶在身邊呢。”

    李曉沒有隱瞞,如是地解釋說道。

    ……

    ……

    此刻,不僅僅是赤炎劍,還有那法劍和艾德曼飛刀,這三把武器,都是在那鍛造室里面,經由煉金能力者凱瑞進行熔煉,希望能夠合三為一,將它們重新的煉制,打造出一把全新的神兵。

    即便這一舉動可能是有些冒險的,但是,卻值得拼一把,李曉的心中,如是地說道。

    “哦,那可真是遺憾啊,本來想和你切磋一下劍術,但是,看來并不能如愿了,那就改天再說吧。”

    米霍克聞言,眼神為之一黯,有些遺憾地說道。

    既然李曉沒有帶劍,那么米霍克也就不打算為難對方了。米霍克是一個清高的人,而且追求公平的較量,在香克斯斷掉了一條手臂之后,他就再也沒有和對方切磋劍法了,因為就算贏了對方,也是不光彩的。

    作為天下第一劍豪,他也是有著自己的傲氣的。

    “如果想要切磋劍法的話,不必改天,現在就可以哦,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我的手指亦能夠作為劍來使用。”

    李曉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道,伴隨著修煉的進行,他的靈犀劍指也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雖然比有兵器的時候總歸會遜色一些,但是也相差不多。

    “哦?早就聽聞你用手指也可以當做劍刃,沒想到竟然是真的。”聽了對方的話語,米霍克的眼中,閃過了一道驚異的神色來。

    “既然要比試,我自然也不能讓吃虧了,那我就用我的十字架小刀來與你對決吧,不知閣下意下如何?”

    米霍克詢問道。

    “有何不可,不過這里地方太小,我怕施展不開,還是去外面吧。”

    李曉建議說道,旋即便是徑直地,朝著門外的方向走了過去,而米霍克也是緊隨而上。

    “嘿嘿,這下子可是有好戲看了呢。”

    多弗朗明哥舔了舔嘴唇,他五指叉開,施展出了能力,從他的手指出鉆出了五道細細的絲線,然后順著那屋頂房檐處的突起,輕輕地一卷,緊接著猶如是匹練一樣倏然展開。

    “唰。”

    多弗朗明哥整個人,便是在那細線的牽引之下,身形一躍而起,落在了那一棟房屋的屋頂之上。選取了一個好的角度,俯瞰著下方李曉和米霍克兩人的比試。

    而巴索羅米.熊和女帝漢庫克兩人,也是在一旁作壁上觀。

    場上。

    李曉和鷹眼米霍克,兩個人分列兩邊,對峙而開。

    看到李曉和鷹眼兩人擺開了架勢,周圍的人還有士兵,也是紛紛地跑過來圍觀了,可以說,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驚動。

    畢竟,這可是兩個七武海之間的切磋啊,自然也是難以避免的,會吸引很多人的注意了。

    米霍克將掛在脖子上的一把十字架小刀給取了下來。

    這本來是他的墜飾,但此刻,卻是被他當做武器來使用了。

    米霍克將它給夾在了兩根手指之間,相比于武器來說,他更像是在拿著一個小巧玲瓏,精致美觀的玩具,不會有人,將它與武器聯系到一起的。

    而李曉則是運轉起體內的真元,磅礴的真氣,順著經脈,沿著特定的軌跡,流淌到了手腕處,噴薄而出,并且在指尖凝聚成了一道三尺之長的鋒銳劍氣來。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