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電影世界大紅包 > 第736章 震怖的五老星(求訂閱)

第736章 震怖的五老星(求訂閱)

    這一群僵尸軍團,不但是皮糙肉厚,有著很強的抗擊打能力,而且傳播開來也是極為迅速的,登陸到香波地群島之上,還沒有多一會兒的時間,居然就已經是擴充了三千多人馬,這恐怖的增員速度,也是令人為之咂舌了。

    所以,李曉有理由相信,假以時日的話,這樣一支僵尸軍團,必定會成為王者之師的,目前看來,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

    沉吟片刻之后,李曉抬起了眼皮,有意無意地向四周打量了一圈,不由得瞇起了眼睛來。

    他記得原著之中,巴索羅米.熊本尊,應該會在危機時刻,出來拯救路飛等人,并且用肉球果實的能力,將他們彈飛,到世界各個角落,讓他們進行修煉的吧。

    但是,到目前為止,暴君熊還是遲遲沒有現身的意思,熊應該是看到了路飛等人安然無恙,沒有生命危險,所以,才并未現身。

    方才,李曉利用腦海中釋放出的神識,反饋回來所得到的消息,他能夠隱隱地感應到,在周圍樹木中的某個角落,有一道目光,正在向著這邊窺探,而這樣的目光,卻是被李曉給很敏銳地捕捉到了

    如果李曉猜測沒錯的話,這個躲在暗中的身影,應該就有很大的可能,是暴君熊了,不過這暴君熊既然是友好的一方,沒有威脅,那李曉自然也就不用去擔心什么了。

    ……

    ……

    這個時候,李曉停下了思緒,收回了目光,才是走到了路飛等人的跟前,目光也是從這些伙伴的身上,依次掠了過去。

    而其他人,方才沉浸在心頭巨大的驚訝之后,直到這個時候才堪堪地回過神來,大家的目光也都齊刷刷地落在了李曉的身上。

    “各位,這幾個月的旅程非常令人懷念,但是現在我也應該要離開了。”

    李曉開口說道。

    “哎,果然,我早就料到這一天了。”

    當船長路飛聽了李曉的話語之后,不由得微微一嘆。

    其實,他也早就想到過,李曉實力強悍,而且謀略高深,整個人就如同是那遨游九霄之中的神龍,又怎么會一直待在小小的陽光萬里號呢。

    “師傅,你一定要走嘛。”

    索隆上前一步,目光之中滿是不舍的神情,試圖挽留師傅李曉,雖然說之前李曉也曾經透露過,他遲早是會離開陽光萬里號的,但是,當這一天真正到來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是充滿了不舍與離別的落寞。

    不僅僅是他們,山治、烏索普、娜美、羅賓等人,他們的臉上也是浮現出幾絲悵然和傷感,畢竟大家相處了這么長的時間,彼此之間,早就已經是締結出了非常深厚的友誼。

    而此時,李曉要道出與他們分別,心中自然不是滋味了,尤其是喬巴、娜美、布魯克,如此感性之人,現在正一抹眼淚一把鼻涕,將氣氛弄得非常的傷感了。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大家不用為暫時的分別,而感到憂傷,我們遲早都會在偉大航路的后半段遇見的!”

    迎著眾人那灼熱的目光,李曉淡然一笑地說道。其實,要與這些朝夕相處這么久的伙伴憤慨,李曉的心中也是無比的留戀。

    只是,正如現世界那句很流行的話語一樣,無法同時抱著磚塊和你一樣,想要變得更加強大,逐鹿大海,那么便只有不斷地去尋求機緣,提升實力。

    而且,經歷了這一場天龍人事件之后,可以預想的是,他的名號很快便會以狂風過境一樣的迅猛之勢,在偉大航路的海域之上,還有海jun,海賊還有各路勢力中口耳相傳了。

    屆時,他的名氣也一定會水漲船高,那么,他加入陽光萬里號的目的,也就是達成了。

    現在,計劃既然已經是達成,那么他也沒有繼續留在船上的必要了,這是他一早,就曾經設想好的,繼續留在這里的話,只能是徒增傷悲了。

    “各位,后會有期了。”

    李曉的目光,又深深地看了眼其他人,旋即揮了揮手,在眾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中,率領著浩浩蕩蕩的僵尸軍團,告別離去了。

    “李曉,我們一定會想你的!”

    “傻瓜,我當然也會想你們的。”

    聽到背后傳來的呼聲,李曉的嘴角掀起了一道淡淡弧度,喃喃低語地說道。

    ……

    ……

    與此同時。

    在香波地群島逃過一劫的黃猿,在利用八咫鏡的光遁之術,落到了靠岸的艦艇之上。

    他看著艦艇之上,那不到數百人的海jun士兵,神色間不由得流露出一抹肉痛之色,不用說,其余的那些士兵,肯定已經是被淹沒在了尸潮之中,永遠都回不來了。

    在靠近岸邊的港口之上,停泊著一只如同是巨大城堡的輪船,輪船的旗幟上,是一個火蔥頭發型,和一對帶著火焰的蝙蝠翅膀的骷髏頭。

    黃猿一眼便認出,這是莫利亞的恐怖三桅帆船了,但是,它居然是不在魔幻三角地帶,反而是停靠在這里。

    毫無疑問,島上那些肆虐的僵尸,就是以這里為初始點登陸的,所以,這恐怖三桅帆船,在黃猿的眼中,無疑是一個罪惡的存在。

    但是,即便是黃猿,此時也不敢冒險,擅自沖進那恐怖三桅帆船,半晌之后,他壓下了心頭的沖動,并沒有貿然行事。

    與此同時,在遠處,片片的白帆,在海上映襯出一道道飛快的白痕。

    此時,一些海zei和平min,他們為了躲避僵尸的攻擊,都是乘坐到船只或者巨輪之上,然后,逃也似的離開了這片海域。

    而反觀他身后的島嶼,尸氣纏繞遍布,毫無生命的氣息,宛若是一座坐落在海面之上的孤島,充滿了死亡與絕望的氣息。

    這香波地群島上,已經是遍布了僵尸,形成了一片駭然的尸潮,非常的恐怖,相信,很快,這里也就會變成一片無人的絕境了!

    “為什么,今天會一敗涂地!”

    黃猿狠狠地錘了下船身上的墻壁,發出了長長的嘆氣聲,流露出一臉的無奈之色,這樣的情況,即便是他使出渾身之力,也不可能力挽狂瀾的。

    一種深深的頹靡之感,夾雜著壓抑的情緒,在他的心里蔓延。

    沒有辦法,他只能是率領著這最后剩下的數百人,乘坐著軍jian,離開了香波地群島的港口,鎩羽而歸了。

    只是,就在軍jian在大海之上,準備返回海jun本部的所在地馬林梵多,航行到中途的時候,黃猿卻是覺得,這件事情,鬧得非常大,現在很有必要馬上向世界zf的最大quan力者五老星做個匯報。

    念及此處,黃猿命令舵手調轉船頭,向圣地瑪麗喬亞趕去。

    好在,為了方便對于世界的管理,香波地群島,圣地瑪麗喬亞,馬林梵多這三個地點都是位于偉大航路的中間地帶,而地理位置,也是非常的接近,所以,在經過了半小時左右的航行之后,很快,黃猿也是抵達了圣地瑪麗喬亞。

    黃猿來到島上之后,沒有時間理會繁瑣的程序,他徑直闖入到了zf大樓,要立馬會見五老星,匯報香波地群島上所發生的事情。

    可是,沒想到,還沒有等到他開口,那五老星早就已經是在會議室里面等待了。

    會議室之中。

    氣氛有些不對勁,陰郁如水。

    五老星或坐或立。

    這五人都是男性的長者,外貌和形態各異。

    其中一人一頭白色卷發,蓄著彭松的胡子,一頂扁帽帶在頭上,左臉處有一道明顯的疤痕。

    在他旁邊的一人,則是一個身高很高的老者,須發皆長,而在他們身后的一人,則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頭發和胡子,都是金色的。

    坐在他們對面的是一名光頭長者,留著兩撇八字形的胡須,額前有一斑胎記。

    而在這五人之中,唯一一人沒有穿著正式的西裝,而是身著白色的道袍,帶著眼睛,而手中則是持著一把武士刀,腳傷穿著木屐,看起來如同是武士打扮的樣子。

    ……

    ……

    而被譽為世界zfquan力最高層的五老星,他們的臉上也都掛著心事。

    當他們看見黃猿來了,目光瞬間都是逼視了過來。

    “黃猿,我覺得你很有必要,將香波地群島之上發生的事情,給我做出匯報。”

    其中一個八字胡男子,不等黃猿開口,便面色一沉,率先質問說道,顯然,五老星雖然不知道具體的狀況,但是,在之前,已經是通過一些渠道,得知了冰山一角的訊息,但是更為全面的信息,還等待著黃猿來向他們解釋。

    “我此來正是為了這個原因。”

    黃猿走到了會議室中,面對五老星的威壓,他很努力地平復下自己心中的余悸,將香波地群島上發生的事情,都是向五老星做了一個匯報。

    “什么,十二臺人形武器,竟然是全軍覆滅,一個都沒有剩?!”

    金發男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道。

    對方直接是略過了黃猿在島上,消滅了五百多名海賊的捷報,而直接是,將注意力,都是放在了人形兵器的覆滅上。

    “沒錯,正是如此。”

    黃猿老臉一紅,有些羞愧地低下了頭,若是按照平時黃猿的脾氣和個性,面對五老星,他也能夠輕松調侃,沒有什么顧忌的。

    但是,這次則是不同了,因為香波地群島上的事件,實在是太過突然了,牽扯面也很廣,而且,身為海jun大將的黃猿,也是意識到了其中的嚴重性。

    “嘶。”

    五老星聞言,都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一個個瞠目結舌的表情,已經是難掩神色之中的震驚了!

    要知道,人形兵器可是由領先當前五百年科技的天才貝加.龐克研發,世界zf也投入了大量的資金,一臺人形兵器的造價需要十億貝利,堪比是一艘軍jian的造價了。

    而且,代表了當下科技和工藝的最高水準,他的戰斗力,足以抵得上兩個海jun中將呢,具有強悍的破壞和毀滅力。

    另外,海jun本部之所以會派遣人形兵器,也是想要利用這次肅清海賊的行動,讓人形兵器正式地亮相,來向外界展示肌肉,傳達出一種強大的震懾力,威懾住那些海賊宵小。

    可是,千算萬算,卻都是沒有想到踢到鐵板上了,那浩浩蕩蕩的人形兵器軍團,卻是出師不利,戰況極為慘烈。

    到最后,竟然是落得一個團滅的下場,一個都不剩,這豈不是送過去被啪啪打臉么!

    一百二十億貝利,就這么白白的打了水漂,怎能不讓人心痛,要知道,一個天龍人家族,全部的資產也不過是幾百億貝利啊。

    但是,就這么一場戰役,天龍人家族三分之一的資產,便是這么白白地葬送了,這簡直是世界zf的一種恥辱。

    而且,如何讓他們對受到攻擊的天龍人羅茲瓦德家族交代?

    本來以為這些人形兵器是王者,沒想到卻是個青銅,若是這被傳出去的話,還不被海zei們給笑死?別說黃猿了,就連五老星都有些無地自容了。

    ……

    ……

    “竟然連這樣一樁事情都辦不成,養你們這些海jun廢物有什么用!”

    “沒錯,不過是一群卑劣齷齪的僵尸罷了,對付起來,就這么棘手?我看分明是你們海jun心神懈怠,延誤了戰機吧!”

    八字胡長者重重地一拍桌子,憤懣不悅地說道,世界zf,每年對于海jun都會投入巨大的支出,但是,這一次折戟沉沙的慘敗戰役,卻是將他們的臉都給丟盡了,怎么能讓人不震怒呢?

    雖然對方并沒有指明了叱罵黃猿,但是,這話中的意思,已經是非常明確了,而且,作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失敗的結果,黃猿也是難辭其咎的。

    “你們說的倒是輕巧,有本事你們自己去試試。”

    被人這么指桑罵槐,黃猿的脾氣也是來了,他撇了撇嘴,有些語氣不滿地說道。

    他本來意氣風發的,準備率領人形兵器,大展拳腳,肅清香波地群島上的所有海賊,好立下一件大功。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誰能成想居然會冒出來一支恐怖的僵尸軍團,將他原來的計劃,都是給打亂了,而且還潰敗而逃,他的心里也正憋火呢,卻是被五老星給橫遭指責,他自然也是頗為不爽了。

    被黃猿這么一回擊,在場的五老星的面色微微一變,頓時為之語塞。

    雖然說,他們五老星,是受到天龍人的直接領導,也是世界zf的最高quan力代表,但是,這卻并不意味著,他們的實力也是頂尖的。

    他們的實力,雖然很強,但是比之黃猿赤犬之輩,也是遜色一分,要知道,海jun最強戰力,可不是白叫的。

    況且,隨著時間的過去,五老星都已經是年事已高,心有余而力不足,坐鎮后方指揮指揮還行,如果真到前線,和那些大名鼎鼎的大海賊爭鋒的話,未必有黃猿之輩來的厲害呢。

    當然,黃猿的這一番話,也是有些頂撞之意,惹得五老星有些惱怒。

    “黃猿,注意你說話的口氣,你們海jun本部,說到底,也不過是世界zf的表面形象罷了,最好給我擺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五老星中的金發男子,用手指著黃猿的鼻子,破空大罵道。

    “好了,都給我安靜些,現在可不是在鬧內訌的時候!”

    扁帽男子用手中的拐杖,重重地頓了頓地,打斷了他們的爭吵之聲,面色冷靜地道:“現在,我們應該關心的,是怎么除掉這一支正在崛起當中的勢力。”

    被扁帽男子這么一喝阻,雙方也是停止了爭吵。

    正如對方所言,現在的關鍵,是要如何抹殺草帽冒險團,尤其是那個罪魁禍首—李曉。

    ……

    ……

    “還能怎么辦,當然是鎮壓滅殺了!”

    戴眼鏡的武士老頭,抬起了手中的劍刃,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鏡框底下,閃爍過了一道陰戾之色。

    對于一些心頭大患,世界zf的做法,自然便是將其消滅了,這也是他們素來慣用的策略啊,屢試不爽。

    所以,因為這個原因,這個強硬派的五老星,幾乎是沒有任何的思考,便是脫口而出地說道。

    “一個大jiang不行,大不了就加上青雉和赤犬好了,三個大將出馬,即便是白胡子,也是只能乖乖滴束手就擒吧?”

    聽到他的話語,其他的五老星都是紛紛點頭,表達了贊同的觀點。

    “是啊,讓海jun三大將出動。”

    “若是死在三大將的手中,這些海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說到底,這草帽冒險團和那個僵尸軍團,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若是我們集中力量來打擊,還怕他們能掀得起什么大風浪?”

    “那些僵尸軍團雖然數量龐大,但是,如果能夠繞過他們,將幕后黑手李曉給擊殺,他們就會陷入到一種群龍無首的地步,屆時,自然是不攻自破了。”

    畢竟,這一次他們只出動了黃猿一名大jiang,若是他們再精心地籌備一下,讓三大將一同出征討伐的話,取下那李曉的人頭,應該也是手到擒來之事吧?否則,他們那十二個人形兵器,豈不是白白犧牲了?這是他們所接受不了的。

    他們的心中,不由得如是想道,作為海jun的至強戰力,他們對于赤犬、黃猿、青雉三人聯合起來的戰力,可是絕對放心的。

    實在不行,就再加上一個戰國,四人齊出,足以橫掃一方啊,區區小海賊,又何足掛齒呢?

    “我認為此事不妥。”

    而就在五老星們齊聲贊同的時候,黃猿卻是站出來,提出了不同的觀點。

    “你最好在我發怒之前,給一個足以說服我的理由!”

    金發男子是個暴脾氣,他面色一厲,要求黃猿給他一個說法。

    “因為這些僵尸非同尋常,他們不但皮糙肉厚,攻擊力十足,而且還能夠彼此之間傳播病du,而且那李曉,還有一名心腹,貌似,是有著操控僵尸的能力……”

    黃猿將在香波地群島上,所看到的見聞,都是事無巨細地娓娓道來。

    ……

    ……

    “什么,這些僵尸,竟然還可以利用這樣的方式,不斷的繁衍擴充?!”

    聽了黃猿的話語之后,在場的五老星都是心中一凜,眼中閃過了無比驚駭的神色。

    在他們的印象之中,那些僵尸不就是死后復生的存在,最多會用鋒利的獠牙和利爪攻擊,嗜血而又野蠻,在他們看來,不過是增強版的士兵罷了。

    他們的厲害之處,是當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尸海戰術。

    但是,如果能夠繞過他們,對他們的首領實行斬首戰術,將背后的李曉給擊殺的話,那么,這個問題,應該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啊?

    不過,經過了黃猿的這一番解釋之后,他們很快就意識到了,真正的情況,并非是如他們想象的這么簡單。

    這些僵尸軍團簡直太過詭異了,與莫利亞的僵尸軍團還要來得更加的恐怖,這簡直是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如果派出三大jiang的話,想要擊殺李曉應該并不難。

    因為從黃猿的描述來看,李曉的實力很全面,比黃猿卻是要稍高一籌,但是,俗話說的好,雙拳難敵四手,他再怎么驍勇,也不是三大將聯合起來的對手吧?

    所以最棘手的,并不是李曉的這個點。

    在之后,那些僵尸軍團失去控制后,會不會更加狂暴,越發難以毀滅,而且還會到處不斷的去攻擊人,轉而是擴充他們的規模。

    這種失控的局面,光是想想就非常的可怕啊!

    ……

    ……

    “這樣能夠操縱僵尸的能力,實在是太恐怖了,茫茫的尸潮軍隊,都將化作他的爪牙,四處征戰,這樣的能力,簡直是堪比海王了。”

    “照黃猿所說,這樣幾千只僵尸如果是混入人群的話,能夠讓一座中等規模的城池都為之淪陷吧。”

    “就算是稱之為第四古代兵器-尸王,也是絲毫不夸張的啊!”

    五老星面面相覷,都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錯愕的神色。

    沒錯,這樣的恐怖力量,都足以擁有成為古代兵器的資質了!

    要知道,空島的歷史正文記載了其所處位置為海底下一萬米的魚人島,海王的真身是數百年才會出現一位的能夠與海王類溝通能力的人魚公主,是名副其實海王類的王,擁有能挽救無數生命或者毀滅全世界的巨大力量。

    如今擁有這個能力的人魚公主,就是魚人島龍宮王國公主白星。

    海王白星,她擁有著號令海王類生物的能力,要知道貴為四皇之一的紅發香克斯,都是被一頭兇猛的海王類給咬斷了一條手臂呢。

    這僅僅是一頭海王類的力量,如果是數以百計,數以千計的海王類呢,那又將是一個多么不可思議的概念啊。

    所以,她的能力,更是世界zf和海賊都是垂涎不已的能力。

    但是,相比于人魚公主白星,李曉的心腹小強,這種操縱僵尸的威能,卻是絲毫不遜色。

    如果非要說唯一的弱點話,那就是和所有的惡魔果實能力者一樣,到海里面之后就會變成旱鴨子,失去作戰能力。

    但是,這個問題也并非不能解決啊,只要是一艘足夠堅硬的巨大船只,縱橫于大海之上,這些僵尸就相當于是有了移動的基地,能夠四處征戰,縱橫睥睨啊。

    基于這一原因,五老星們終于是意識到了,殺李曉并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手段,反而會是打破潘多拉魔盒的恐怖開始。

    ……

    ……

    這樣的后果,就連在場的五老星也承擔不起,搞不好,甚至是會成為人lei的罪人!

    一想到這樣的后果,他們的額頭上也是忍不住冷汗淋漓,脊背發寒了,光是想想都感覺到非常的后怕,多虧了黃猿的提醒。

    很快,他們就將,腦海之中,想要抹殺李曉的想法,給徹底的打消了,簡而言之,如果他們想要讓世界毀滅的話,倒是可以去試試。

    “而且,仔細想想的話,這個計劃確實不可行,如果海jun三大將全部出動的話,那么其他海域的海賊動亂該怎么解決,而且,現在geming軍那邊也是動作頻頻,如果貿然調動海jun三大將的話,豈不是給了他們可乘之機?這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做決定的,而是牽一發動全身的大事啊,要知道,三大將他們最大的職責和意義,便是作為一種強悍的力量象征,來制衡這些潛在的敵人。”

    扁帽老者雙手托著下巴,冷靜地分析著局勢。

    他的主張,是不能夠大動干戈,盡可能,以一種巧妙的方式,來化解這樣的爭端。

    一邊有人主戰,而另外也有人抗議,大家各執己見。

    而到了這個時候,黃猿也是很聰明地站在一邊,沉默不語,冷眼旁觀,沒有摻和他們之間的爭吵。

    畢竟,這是他們內部的事情,作為海jun本部一員的黃猿,其實也是不太好插手的,否則的話,會有越界的嫌疑。

    一時間,大家的討論,也是陷入到了一種僵持不下的怪異氣氛當中,會議室中的氣氛,也變得有幾分凝重。

    甚至是,快要讓認喘不過氣來了,畢竟,這次的對手,不同于其他小打小鬧的海zei,實在是太過棘手,并不好對付啊。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們該怎么辦,總部能坐在這里,眼睜睜地看著那家伙肆無忌憚地搞破壞吧!”

    執刀長者面色鐵青,有些郁悶地說道。因為僵尸軍團的緣故,他們想要對付李曉,就有了不少顧忌了,而這讓他們的心中,也是頗感惱火,都是希望能夠盡快想到決定此事的辦法來。

    “不如,我們封他為七武海吧,試著將他拉到我們的陣營之中?”

    此事,一直沉默不語的白發長長的老者,有些不確定地緩緩開口。

    “七武海封號?”

    眾人聞言之后,眼前不由得是一亮。

    七武海封號,伴隨著克洛克達爾被關押到推進城監獄,以及莫利亞的隕落,導致了位置的空缺,這兩個名額,遲早是有人要補上去的。

    現在,這個位置上有兩個強有力的爭奪人選,分別是黑胡子,和特拉法爾加.羅,這兩人一個是野心巨大的梟雄,另一個是超新星。

    但是,在李曉面前,卻是有些不夠看了,要知道,李曉也是超新星之一,而且,還是懸賞金五點九億貝利的超新星,冠絕十二個人,他一個人的金額,足以抵得上三四個了呢,他的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再加上,香波地諸島一役的話,他的名氣和影響力,勢必會水漲船高。

    是以,李曉是絕對有資格坐在這個位置的,而且,以他的名氣和威懾力,絕對可以震懾出其他的海zei,選擇權絕對是優于黑胡子和羅的。

    這兩者,便是評判七武海封號的一大資質和標準,而李曉無一例外,都是符合條件的。

    另外一方面,七武海封號也是世界zf的一大認可,如果說提出來的話,無疑是在釋放出一種善意的信號,如果,真的能夠將其拉攏到這邊陣營的話,那也是一個很好的辦法呢。

    “只是,這李曉居然出手毆打天龍人,羅茲瓦德家族,一定是非常的惱怒,他們愿意輕饒了李曉么,恐怕沒這么簡單吧。”

    很快,有人又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要知道,世界zf本就是天龍人統治的工具,但是,現在他們居然要向毆打天龍人的對手進行妥協,那些高傲囂張的天龍人,會答應這一提議嘛。

    他們都能想象得到,若是天龍人,得知這一消息時,那震怒地氣急敗壞的模樣了,畢竟,在這片大海之上,還從來沒有人,敢挑戰他們的權wei。

    但是,到現在,這樣的人卻是真的出現了,而且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這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事件啊。

    除了當年的羅杰和白胡子的話,都已經是多少年都沒出現過了。

    “不答應又能怎么辦,難道讓這些僵尸去將尸du,傳播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然后,讓這些天龍人,來統治一個充滿了僵尸傀儡的王國?!”

    金發男子白了一眼,無語地嘀咕道。在這種情況之下,已經由不得天龍人來做主了。

    “那么,話說回來,即便是天龍人不反對這個提案,但是李曉,又是否會答應與我們合作呢?”

    八字胡老者皺著眉頭問道。

    “這恐怕就要看我們表露出多少誠意來了。”

    執刀武士,不由得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他們對于海zei的一貫策略,便是進行鎮壓抹殺。

    但是,現在居然是要淪落到,要向對方妥協,甚至是要看對方臉色的地步了,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恥辱啊。

    但是,一想到那僵尸軍團的恐怖之處,執刀武士便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眼中滿是深深的忌憚之色,緊跟著,心情也變得無比的沉重起來了。

    看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再多的委屈和不甘,也都只能默默地吞咽下去啊。

    “事到如今,也只能這樣了,盡量將他給拉攏過來吧,否則事情,真的會非常的難辦!”

    ……

    ……

    這段時間以來,香波地群島上發生了很多的事情。

    拍賣會場的活動,天龍人被揍,黃猿領兵攻打李曉為首的草帽冒險團,緊接著,十二尊人形兵器,在戰斗之中,被僵尸所形成的尸潮給全部殲滅。

    緊接著,海jun不知道為何潰敗而逃,人們爭先恐后地逃離香波地群島,而后者,也儼然是成了一座死氣沉沉的孤島,不知道,前幾日,在島上,究竟是發生了什么駭人聽聞的事件。

    這一系列的事情,似乎,都在預示著,作為這一切事件的當事者,李曉將會是遭受到世界zf瘋狂的報復行動,甚至是,曾經發生在奧哈拉上的屠魔令,也極有可能會重演。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這樣的一幕,非但是沒有發生,而且,海軍對此事不予表態,三緘其口。

    不僅如此,他們還竭力地封鎖這一消息,使得它不向外泄露,以至于,給人一種奇異的錯覺,就仿佛是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而且,緊接著,最新一輪的海zei懸賞金額,也是火熱出爐了。

    在懸賞名單之上,像是四皇的懸賞金,自然是名列前茅,但是除此之外,短暫出現在香波地群島上的超新星,他們的懸賞金也都有不同幅度的提升。

    其中,尤其是以草帽冒險團的船長路飛,心臟海賊團的船長特拉法爾加.羅,以及基德海賊團的船長尤斯塔斯?基德的漲幅最大,他們的漲幅,分別是在五千萬和一億貝利之間不等。

    但是,令人備感疑惑的是,在這些懸賞單子之中,卻是沒有出現李曉的名字,這不由得,也是讓人展開了很多的聯想。

    這一消息很快便傳播開來,猶如是平靜湖面上落下的一顆巨石,蕩起了巨大的漣漪來。

    風車村,海上餐廳,奧哈拉,威士~忌山峰,阿拉巴斯坦,加雅島,空島,德雷斯羅薩,一時間,仿佛世界各地都在談論著這件事情。

    “對了,你聽說香波地群島上發生的事情了么?”

    “那里怎么了?”

    “據說有天龍人被打了,而且還被揍得很慘,隨后,海jun本部,很快由黃猿帶隊,領兵攻打,前去肅清海賊呢,據說,在隊伍之中,還有以暴君熊為范本,加上了黃猿鐳射技能的超強人形兵器助陣呢,聲勢十分的浩大,但是,你猜結果怎么著?”

    “結果,那些海zei一定是被揍得很慘吧,要知道,黃猿可是海jun的至強戰力之一啊,他若是親自出馬的話,肯定是手到擒來吧。”

    “錯,非但如此,而且,黃猿還鎩羽而歸了,據說,那些人形兵器也是全軍覆沒了,要知道,那一臺人形兵器,可就是造假十億貝利呢,將這些人形兵器,罪魁禍首,好像就是李曉旗下的一支僵尸軍團。”

    “天龍人也十分的震怒,但是,卻沒有采取后續的行動。”

    “被打了還不敢發火,我第一次看到天龍人這么的憋屈。”

    “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吧,再者說了,僵尸軍團不是莫利亞的么,怎么會變成李曉的了,你該不會是在騙我吧!”

    “絕對沒有,千真萬確,也不知道那李曉使出了什么樣的法術來,竟然,是硬生生地讓那些僵尸都聽從于他,而且,威力還更加強大。”

    “哈哈,這一次,世界zf豈不是被賠的血本無歸,可真的是慘啊。”

    “更為恐怖的是,那些僵尸,會傳播尸du,據說,好多人都被僵尸咬了,之后變異成為了僵尸,繼而是成為了那軍團之中的一員了。”

    “這么恐怖,簡直是駭人聽聞啊,他們該不會來到我們的小島上吧。”

    “怎么可能,那里可離得這里十萬八千里呢,怎么可能橫渡過來呢,對吧,這種概率,應該很小才是把,應該是很小……”

    這人似乎也是不太確定,話說到最后,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細如蚊吟一樣。

    “但是,我看了那最新的懸賞名單,在里面,好像是沒有看到李曉的名字啊,難道說,他已經被擊殺了?”

    “關于他的消息很少啊,就連海jun方面也三緘其口,似乎在處理這件事情上面,非常的小心翼翼啊。”

    “嗯,有這種可能,但是據傳聞,好像看到那恐怖三桅帆船,還是飄蕩在大海之上,不僅如此,恐怖三桅帆船上的幡子,也已經是變成了一條神龍的形狀,那是李曉神龍號的標志呢,如果李曉死了的話,為什么,那艘船沒有更換標志呢?再聯想到草帽冒險團的名單上,也沒有了李曉的名字,所以,我猜測他極有可能自立門戶了。”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世界zf忌憚并且覬覦他的力量,有意將他招攬成為七武海封號。”

    “七武海?!你這樣說來,好像貌似確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啊。”

    “如果假設是真的,那你猜測,李曉會接受這七武海的封號嗎?”

    “不知道,七武海的名額也空了兩個,存有爭議,競爭也很激烈,最后結果究竟如何,還真是不好說的呢。”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