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電影世界大紅包 > 第489章 中計的普渡慈航(求訂閱!)

第489章 中計的普渡慈航(求訂閱!)

    4400字的大章奉上,在這里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票,求月票,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訂閱,求一份支持,拜謝了!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當看到那棺槨中人的時候,普渡慈航不由得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的心神都是為之劇震,眼中充斥著不敢置信的神色,一副陰晴變換的表情,也是變得極為精彩了起來。

    他又怎么會料到,這躺在那棺槨之中的,竟然不是皇后,而是他安插在后宮之中的妖妃丁媚!

    不僅僅是普渡慈航,就連他身后的一眾妖臣,以及前來參加皇后喪儀的文武百官和百姓們,也都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可能,這棺槨之中的竟然不是皇后,而是丁妃?”

    “難道說皇后娘娘并沒有死,那么她現在又身在何處呢。”

    眼前的所見所聞,不啻于是一道驚雷在人群中炸響,他們的眼中都是流露出了無比的驚詫之色。

    在將眾人的神色看在了眼中,李曉則是淡然一笑地道:“皇后娘娘,他自然是沒有死。”

    隨著李曉拍起了手掌,在陵墓之后的兵卒如同是潮水般向兩邊分了開來,讓出了一條道路來。

    一名尊貴的女子鳳冠霞帔,步伐優雅地從中走了出來,走到了皇帝的身邊,并肩而立,龍鳳呈祥,倒是顯得無比的般配,皇帝轉過頭來,將身邊女子攔在身側,看著她的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寵溺之色。

    那名女子舉手投足之間都是透著一股母儀天下的風范,而且深得皇帝的恩寵,不是皇后娘娘又能是誰呢!

    “這不會是詐尸了吧?”

    “天啊,皇后娘娘她竟然還好好地活著,她沒有死,這真是太好了!”

    見到這一幕景象,人群中登時發出了陣陣驚呼,變得嘩然一片。

    “不,這絕無可能,本法丈明明是下令丁媚毒殺皇后的,而且在棺槨中人的身上,我沒有感受到任何妖氣,死的怎么會是丁媚,分明就應該是皇后,但是她……她怎么可能還活著!”饒是如普渡慈航一般心性陰狠,此刻也不禁身子顫悠,氣的齜牙咧嘴,一口老血就要噴出口。

    當他脫口而出的時候,他立即就感覺到不妙,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在場所有的人,包括王公大臣,文武百官,禁衛大軍,天下百姓,此刻他們的目光都是齊齊地向這位原本擁有無限威望的護國法丈投來,只不過,這些眼神都是十分的復雜,其中更是混合著疑惑,驚詫,恍然,憤怒等情緒,很多種情緒都是夾雜在了一起,仿佛是要將普渡慈航給徹底看透一般。

    “哼,這位護國法丈,他已經是親口承認就是自己毒害的皇后了!”

    “竟然敢毒害如此宅心仁厚的皇后,他普渡慈航還有什么資格稱謂護國法丈,相比于功高蓋世的李曉,簡直就是千年遺禍!”

    “沒錯,李曉扶持江山社稷,平定四方妖孽禍害,他的功績是無與倫比的,用彪炳史冊來形容也是毫不為過的,但是,普渡慈航這陰險之人,卻是無比的奸詐,既然還想要以將毒害皇后的罪名,嫁禍到他的身上,簡直就是天理難容,罪不可恕啊!”

    “普渡慈航,你這卑鄙妖孽,還不快快伏誅?!”

    在看到普渡慈航那猙獰面容之時,他們都不自禁地向后退去,刻意地與對方拉開了距離,來到了李曉和皇帝的身后。

    “普渡慈航,朕早就知你圖謀不軌,蒙蔽先皇,禍國殃民,天罪難容。不過幸好有護國天師之庇佑,終于是將你的真面目給拆穿,也不枉費我忍辱負重,臥薪嘗膽之苦心了!”皇帝大義凜然地道。

    忍辱負重了這么多年,皇帝終于可以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直抒胸臆,對著普渡慈航也是破口大罵起來。

    此時,李曉的嘴角掀起了一絲弧度,冷笑著說道:“看來護國法丈這是不小心說漏了嘴啊,你終于承認你意圖毒害皇后的事實了,你這個妖臣奸佞,此刻終于是原形畢露了啊!”

    殊不知,李曉從丁媚臉上揭下的可不是普通的人皮面具,而是當初在滅殺了畫皮鬼的時候,所得到了一個人皮法器,這法器擁有著隱匿氣息的功效,所以,將它帶在丁媚的臉上,更是可以遮掩掉她身上的妖氣,所以,普渡慈航才未能夠察覺出來!

    ……

    ……

    “哈哈,你縱然是千算萬算,可曾算得今日就是你隕滅之日?!”

    “護國法丈,你現在還敢否認你謀害皇后的事實么!”

    “妖孽終究是妖孽,無論你披上多么神圣華貴的袈裟,都是掩蓋不住你妖孽的身份!”

    人群之中,燕赤霞,傅天仇,左千戶,葉知秋,白云禪師,明玄高僧,歸塵道長等人都是邁步走了出來,沉聲呵斥道。

    原來他們早就已經是埋伏此處,等候著普渡慈航自投羅網。

    普渡慈航的眼瞳陡然一縮,看了看李曉,看了看皇帝,再看了看燕赤霞等人,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恍然和陰毒,惡狠狠地道:“可惡,你們居然合起火來多付我!”

    到了這個時候,普渡慈航如果還不明白究竟發生什么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傻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李曉等人,為了揭穿普渡慈航的真面目,事先所設好的一個局。

    在當初,皇后的身體沒有預兆的就生了一場大病,并且是病入膏肓,這個時候,李曉其實就已經是懷疑了。

    為什么會發生在這個時間節點,實在是太過蹊蹺了。

    在一番把脈診斷之后,李曉很快就發現是癥結所在,皇帝的病因看似很復雜,其實內里是有一股狐媚妖氣在作祟,蠶食氣血,導致身體機能的退化。

    只是在細細診斷之下,就可以發現這股狐媚妖氣可是并不一般的,施術者在上面加上了一層禁制,如果說觸碰到真氣或者法術的話,那么病者便會氣血枯竭而死。

    好在李曉多了一個心思,識破了普渡慈航的陰謀,發現了這股狐媚之氣正是來自于咸福宮丁妃的身上傳來。

    不過,雖然在醫治的時候,不能夠動用法術和醫術,這無疑是帶來了很大的難度。但是好在,李曉在風云位面的時候,更是從楚楚的父親于岳那里獲得了一部《于氏醫經》,根據上面那無比駁雜精深的論述,李曉也是刻意地避免了真氣和法術,動用了那精深的醫術方法,從而是驅走了皇后娘娘身上的妖氣,再加上渡入的精純內息之后,終于是將皇后娘娘的命從鬼門關里挽救了回來。

    既然普渡慈航設計如此怨毒之策,那么李曉干脆是來了個將計就計!

    因此,即便是治好了皇后娘娘的病,李曉也沒有讓皇帝和宮中的人對外聲張,而是向外散布消息,謊稱說皇后娘娘是因為重病而撒手殯天了,為的就是要引出普渡慈航這個大妖臣!

    同時他先下手為強,出手滅殺了咸福宮的丁媚,將她的尸體偽裝成了皇后娘娘,桃代李僵,以此來讓那普渡慈航和一眾妖臣信以為真,從而是起到瞞天過海的功效!

    皇后之死,李曉逃離皇宮,乃至于今天這聲勢浩大的喪儀,這一切的一切,本就是一場戲碼!一場誘騙普渡慈航上鉤的戲碼!

    但是,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普渡慈航已經是被逼的原形畢露,在此刻,他的真正面目,也終于是大白于天下了!

    ……

    ……

    普渡慈航處心積慮的謀劃這一切,為的就是要排除異己,竊取皇朝,國運加身,護身為龍,原本他是智珠在握了。

    可是,他卻是沒有想到,就在他自以為得逞的時候,卻是已經跨入了李曉早就設下的圈套之中,就連他視為最后一張王牌的丁媚,也已經是葬身棺槨之中,而他意圖弒君的野心也已經暴露了出來。

    竊取國運的野心,這個時候可謂是一招破碎,對于普渡慈航來說,這一切簡直就是功虧一簣!

    想到了這里的時候,他不由得是氣得臉色漲紅,眼皮也是在不安地抽搐狂抽,整個人在這一刻,都是陷入到了無比的震怒之中。

    ……

    在氣急敗壞之下,普渡慈航終于坐不住,率先動手了。

    “哼,一群卑微凡人,竟然妄圖以凡人之軀來抗衡本法丈,今日便讓本法丈來超度爾等!”一道爆喝之聲乍響,普渡慈航的眼中頓時兇芒畢露,他雙手合十,嘴里幽幽佛音吟誦而出,一道混合著陰暗妖氣的佛光頓時從他的手掌之中激射而出,直奔李曉的面門。

    李曉深吸了一口氣,伴隨著滋滋的嗡鳴之聲,李曉的手掌之中凝結出了一團熾烈電光,猶如是銀蛇亂舞,交織開來,李曉鐵掌翻飛迎上,伴隨著一股至剛至陽的雷電之力,向著那道暗金的佛光轟擊了過去。

    兩股力量重重地撞擊到了一起,猶如是憑空地驚雷炸響,轟鳴滾滾,讓人的心頭都是不由得為之一震!

    普渡慈航的攻擊,就仿佛是傳出的一記進攻的信號,在這個時候,他身后的那些妖臣,也是不再壓抑自身的妖氣,他們紛紛地顯化了原形,肆虐而起了。

    在這些妖臣之中,有渾身堅硬鬃毛,力大無窮的黑野豬,有也有盤旋天際,長嘯陣陣的山雕,更有斑斕兇猛,獠牙鋒利的猛虎,一個個都是兇神惡煞的樣子。

    這些妖臣在顯化了真身原形之后,發出了震天的野性咆哮,他們身形掠動,向周圍的人群發動了進攻。

    “天啊,太可怕了,這些大臣竟然都是妖怪!”

    “快走,逃命啊!”

    人們在恐懼的尖叫聲中,向著周圍四散逃命去了。

    不過,似乎是早就料到了這一幕,面對這些窮兇極惡的妖物,燕赤霞,葉知秋,白云禪師等等佛道中人,也是毫無畏懼地挺身而出,此刻,他們紛紛祭出了手中法器,與這些妖物展開了一陣激烈的交戰。

    左千戶拔出了腰間戰刀,向前一揮,命令手下兵卒和禁衛軍,一同結成戰陣,掩護那些逃散的文武百官和百姓,英勇地迎擊妖物!

    場中,一道光芒陡然迸現!

    一道尖細的佛號聲,普渡慈航的身形憑空幻化,變成了一尊身高百米的金色大佛,盤坐在金色蓮座之上,渾身散發出金燦燦的光芒來,在他的腦后,更有一道五彩佛印緩緩旋轉,華麗絢爛,這仿佛是一尊從天而降的神佛,煌煌神威,給人一種不可冒犯的感覺!

    那尊大佛眼眸微閉,雙手合十,道道佛法梵音如同是天外而來,帶著無比威嚴之勢,道:“南無極樂世界,西方如來法駕到此,你們這些妖孽,在佛祖面前,還不趕快現行?!”

    普渡慈航修煉佛法,幻化成為佛祖,在那金燦燦的光芒,和道貌岸然的模樣襯托之下,很多人都是會信以為真,甘心拜服。

    就是憑借這一招,不知道有多少修真者,因為心中對于如來圣佛的忌憚,處處掣肘,慘死在普渡慈航的手中。

    不過,李曉從小就是生活在現世界中的,對于所謂的神佛并無什么敬畏之心,何況他精神念力早就已經設防,所以,普渡慈航幻化的如來自然是不可能蒙騙得了他。

    “妖孽,神佛我都不懼,又怎么會怕你這假扮如來的霄小,妖孽,見到本天師,還不快快伏誅!”

    “哼,我倒要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敢妄自逞能!”

    這個時候,那尊大佛微閉著的眼眸卻是陡然睜了開來,就如同是點亮的燈籠一般大小,精芒爆射,兩道赤紅色的妖異光芒也是傾瀉而下。

    這妖芒十分的詭異,隱隱有股消蝕之力,李曉記得,在電影之中,普渡慈航就是發射出了這妖異的紅芒,將幾個兵卒的肉身直接給湮為虛無的。

    妖異紅芒就像是激光射線一樣,不斷的攻擊而下。

    在電光火石之間,李曉肩頭一晃,腳下步伐斜身一踏,神行九變的身法施展開來,猶如是穿花蝴蝶一般循著沒有規則的軌跡,身形飛掠,來去穿梭。

    那大佛眼中洞射出的妖異紅芒,每次都是在他的腳后跟怦然炸響,可謂是險之又險,而在那些妖異紅芒所過的地面之上,則是多出來一個個巨大的坑洞,顯得是觸目驚心的樣子。

    在移至大佛身前之時,李曉輕叱一聲,護體罡氣彌漫周身,同時他腳尖在地面重重一踏,蹬裂的無數碎石咄射而出,在蓄力之下,李曉化作一道利箭,騰空而起。

    在半空之中,他將雙手收至腰間,手掌相對,產生一股旋轉的旋渦之力,將四周天地的浩蕩元氣都是牽扯吸攝到了其中,從而是形成了一道澎湃鼓動的氣波,蘊含著濃郁的元氣,威能巨大!

    “三分歸元氣!”

    李曉收在腰間的雙掌,向著上方猛然推出,只見一道凝練的乳白色光柱,從李曉的手掌迸射而出,化作了一道流光飛竄而出。

    這一記三分歸元氣,直接是將大佛的肩胛骨處轟出了一道孔洞來,滾滾的黑氣從孔洞中飛泄而出,而遭此攻擊之下,那座大佛周身閃爍的金燦燦光芒,也是為之一黯!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