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925章9:終極超脫的希望。

第925章9:終極超脫的希望。

    混沌中,一道光芒閃過,太初歸來。

    此后,這光芒穿過洪荒胎膜,出現在了仙界。

    太初完成了圣僵世界和光暗世界的任務后返回了。

    順帶太初去了趟無量界,一個他掌控的世界,這里已經如洪荒管轄的三千小世界一樣,繁榮昌盛。

    太初順便帶回了一人,此人渡世老人。

    乃此前神罰世界中,唯一的準圣,有靈智的準圣。

    被太初捕獲后,太初帶回了洪荒,此后轉變了渡世老人的本源。

    之后送到了無量界,讓渡世老人去了本源之地,此刻的渡世老人,已改名:渡世道人,修為達到了準圣后期。

    太初都快忘了此人,這次偶有感悟想了起來,并帶了回來。

    一入仙界,各種紛紛擾擾的訊息不斷。

    太初一番推演方得知,佛教如來誕生了,多寶終歸成了釋迦牟尼如來佛祖。

    “有趣,有趣。”太初嘀咕道。

    打算先回太初界,望舒還沒走,去太初界交代一下后,再去靈界看看。

    ……

    多寶的選擇!

    讓三清的算計因大勢所趨而無法實現。

    佛教氣運大增,顯然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釘。

    在西方靈山,接引和準提既是后怕,又是興奮,還有不解。

    不解多寶的選擇,感覺這是個隱患。

    為此兩人還討論了很久,最后得出:只能看著,沒有絲毫的辦法。

    起碼他們真身進不了靈界,想要做出鎮壓都不可能。

    而在靈界的如來佛祖,有佛教教主的氣運,加上大乘佛法圓滿,就是阿彌陀佛都不一定比得過。

    這樣的前提下,準提和接引只能徒呼奈何,希望一切都是好的局面,莫要讓佛教遭受分崩。

    而三清卻是很難受,沒想到意外來的這么殘酷。

    多寶背叛他們可以理解,畢竟大勢所趨。

    但想到過歸想到過,真的面對的時候,三清忍不住一陣唏噓。

    佛教興盛已是注定,看來靈界暫時是佛教的天下,三清想要壯大,只能從仙界入手了。

    可仙界這么復雜的局面,真是不好布局啊。

    除了這兩方,還有一人很懊惱,此人是祖鳳。

    自己的三子混賬歸混賬,雖這孽子說:斷絕關系。

    但是只有狠心的孩子,還真沒有狠心的父母。

    祖龍和始凰得知金池大鵬從男變成了女,自己少了個兒子多了個女兒后,兩人不能接受。

    先不說別的,面子上就掛不住。

    暴怒的祖鳳,這就像打上門去,去找西方兩人的晦氣。

    不過被大女兒阻止了。

    鳳舞說道:“父皇,現如今的佛教壯大,已是眾多勢力的眼中釘,我們還是不要做出頭鳥為好。何況,母后距離開天證道不遠了,女兒認為暫時先忍一忍,待母親證道成功,待佛教氣運轉衰我們在清算不遲。此外,女兒有什么不好的,難道父皇不喜歡女兒?”

    鳳舞已經沉默了很久很久,從開始的囂張,飛揚跋扈,到后來多次打擊挑起鳳凰一族的擔子,再到后來祖鳳歸來成圣,她經歷了很多很多。

    前世的記憶才多久,無非一個愛做夢的宅女,這短短的記憶早就遺忘的差不多了,沒了高傲和自大,變得:‘很洪荒’。

    祖鳳最疼愛的不是勞什子兒子,兩個兒子沒有一個讓他欣慰的,當然孔宣不錯,他很滿意。

    但是,最疼愛的還是女兒,這是心頭肉掌中寶。

    女兒一句難道您不喜歡女兒,哪怕是圣人的祖鳳都一陣緊張:

    “吾兒誤會為父了,我怎么可能不喜歡女兒。你就是我最疼愛的孩子,為父只是咽不下這口氣,這佛教數次讓你弟弟……嗯,你妹妹遭難,真是豈有此理。”

    “父皇,苦難也是磨練,妹妹桀驁不馴,出生時不像女兒這般幸運,遇到了我鳳族最輝煌的時期,也沒接受過我族的教導,所以有些小性子是難免的,雖女兒也恨西方佛教,但不得不說,三妹這次苦盡甘來,終于圓滿了……”

    鳳舞一陣滔滔不絕,說的祖鳳目瞪口呆,心想:女兒這么喜歡自己有個妹妹啊。

    其實鳳舞剛聽到的時候也驚得不輕,他知道慈航的遭遇,沒想到自己的三弟也如此的遭遇,終于明白金池大明王佛母是這么來的。

    雖說自己的記憶中,是二弟成了孔雀大明王佛母,這里成了三弟。

    祖鳳想了想,“也罷,就按照吾兒說的,暫時不去理會,帶你母親證道成功后,我鳳凰一族也會有兩個圣人(混元大羅),到時候再算賬。”

    始凰和祖鳳一樣,同屬寄托天道兵解的。

    要不是這個原因,這個成也寄托天道敗也寄托天道的原因,始凰早就開天證道了。

    不久前鎮元子女媧的行為,加上祖鳳等去請教太初,再加上天道到大道的轉變。

    始凰終于想出了從天道到大道的轉變,已經準備好了開天證道。

    只要成功了,就是鳳凰一族回到比三族爭霸時代,還要鼎盛的時期。

    “不過……”鳳舞卻道:“父皇您不必去,女兒倒是想去靈界看看妹妹。”

    “你去?”祖鳳一怔。

    “是的,靈界自開辟,女兒還沒去看過,此前封神量劫時,女兒正在閉關,等出關后,已經結束了,女兒想去靈界看看,若是再晚,女兒就去不了了。”

    鳳舞明白,所謂靈界才是自己記憶中的洪荒。

    自三界成型,早就沒有所謂的記憶,因為全部變了。

    但道尊開辟靈界,讓她感到神奇,心中還想過:難道靈界才是自己記憶中的洪荒?

    祖鳳聽聞看了看鳳舞,“也罷,你已經三尸合一,若是頓悟混元大羅之境界,今后就要為證道準備了,去看看也好,算是一次游歷。”

    祖鳳答應了。

    女兒開始的時候沒少讓自己難受,不愛修煉,任性妄為。

    可后來變了,到了此刻,已是三尸合一,這遠遠領先很多人。

    想到此,祖鳳都唏噓,誰能想到女兒沒用自己賜予的靈寶寄托斬尸分身,而是用她的鳳凰羽寄托。

    這一巧合正好應驗了三尸合一所寄托之物需要本源相同,也不知是氣運還是僥幸。

    祖鳳此前不滿意,現在回想起來,女兒興許有自己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可能是自己被鎮壓時,女兒找過道尊,道尊給出的指點。

    祖鳳想多了。

    征求了祖鳳的同意后,很久未出世的鳳舞,再一次踏出不死火山,去往了靈界。

    而另一邊……

    太初返回了太初界后,望舒詢問怎么樣了,太初和望舒說了一遍。

    聽聞光暗魔神隕落,望舒一陣唏噓,沒想到一代混沌魔神,縱橫無盡時空的光暗隕落了。

    尤其是看到光暗魔神的本源后,望舒一陣嘆息,隨后問道:“道友打算怎樣安排?”

    問完,太初都一時間拿不準注意。

    怎么安排這光暗魔神的新生,是個為難的話題。

    這等巨擘的本源,就是轉世也用不到冥界輪回,若太初不參與,這光暗的本源會去往一個冥冥中注定的地方新生。

    若太初安排,會成就一個匪夷所思的存在。

    太初很為難。

    怎么安排?是不管,還是親自布局?

    其實不管符合太初的性格。

    而親自安排,太初又有點矯情,感覺這般操縱一個巨擘新生很難讓人接受。

    哪怕只是光暗隕落后的本源,但是也代表光暗。

    應當有屬于他的驕傲,若是被自己安排,太初感覺自己在親手毀了一種驕傲。

    哪怕是‘矯情’的緣故,但誰讓太初地位身份不一樣呢。

    聽著望舒的話,太初道:“本尊沒想好,開始的時候覺得親自安排,可現在忽然發現,親自安排很難以接受。”

    望舒聽聞,她最明白太初的性格,一種莫名的驕傲吧,雖說太初配得上這種驕傲。

    不屑掌控‘人’之生死,哪怕會出現不可預測的敵人也不改,大不了做過一場就是。

    因此望舒問:“道友此前的想法是?”

    問完,太初看了看望舒,在太初界告訴她也無妨。

    “是羅睺和因果的布局,一個將會席卷三界的魔劫,本尊發現了可是難以阻止,是大勢。也是洪荒進化的必要,所以本尊為難,已經提前布局了一些,可對比起魔劫依然很渺小,這光暗的新生,可能是個重要的布局。”

    又道:“不過,你也知道,要是這般安排,對光暗的新生來說有點殘忍了。”

    這話說完,望舒方得知是這個原因。

    她道:“這不符合道友你的性格,你既然知曉災難,那對比起光暗新生的不公,對整個三界生靈來說,這點不公完全可以代替的?”

    望舒感到不解,太初有點變化了,又追問:“道友,你,你什么原因導致的?”

    望舒想問的是:太初道友你怎么變了,有點不干脆了。

    “咳咳……”太初一愣,這么明顯嗎?該死的造化分身。

    “這個嗎?嗯,造化道人在靈界成就混元無極金仙,還是混元無極金仙四層,他的進步很大,本尊通過他的進步,感悟了造化因果道,也達到了混元無極四層的地步,有點受到了影響。”

    “這?”望舒蒙了,竟然是這個原因。

    但是,為何自己聽不出太初的不滿,反而是驕傲?

    “恭賀道友了,難道對道友心境有影響?”望舒還是問了一句。

    “影響是肯定的,不過不大。反而可能是最大的契機。”太初想了想說道。

    “道友,道友可以說說嘛?”望舒很不解。

    “可以。”太初踱步道:“造化因果道之究極,乃是命運。大道無盡,卻有五條至高,一曰創世、二曰命運、三曰無量,四曰混沌、五曰滅世。”

    “本尊曾說過,本尊有八成把握成就大道,超脫而不死不滅,這是本尊無量道的強悍。不過,不久前本尊有感悟,按照掌控、融合、超脫三者來預判,大道境界非極限,應該還有超脫大道的境界。”

    此話說完,望舒一個激靈。

    這怎么可能?還有更無上的境界?

    有點太顛覆。

    而太初又道:“成就大道本尊有把握,可成就超脫大道,本尊毫無把握,一絲都沒有,這是超越了本尊無量至高的存在。但是,造化的進步,本尊想到了一絲可能,若是造化能成就命運至高的前提下。”

    “怎么說?”望舒激動的問。

    “無他,無量和命運的結合,單一五大至高沒有把握,但兩大至高的結合,有終極超脫的希望。”

    說完,太初搖了搖頭,只是預測的希望,能不能成他不敢保證。

    所以在此前感悟到超脫大道的境界后,太初對造化分身更重視了,助力造化成就無極金仙四層,盡早讓造化因果道轉變成命運至高。

    在此期間,太初也接受了造化分身所有感悟,導致命運的感悟多了,變了一絲性格。

    這種變化不是永恒的,只要自己消化一段時間就能撫平,可是,還沒消化完成就遇到了光暗的事情。

    導致此刻的太初有點變化,變得有點圣母。

    他堅定的認為被造化感染了,造化分身就是個圣母。

    “道友,按照你說的,這點影響無關緊要的。而且值得恭賀。”望舒道。

    恭賀的是:太初找到了終極超脫的路。

    所以對比起此刻的一點小影響,真的無關緊要。

    “本尊也這樣認為,就是有點小影響,只要全部領悟消化了,這種影響就沒了。嗯,本尊因此打算去靈界,本尊預計靈界將會是魔劫的起源,所以去看看,最好讓光暗本源生在靈界,這樣勉強做到心安吧。”太初道。

    “額?”望舒聽完一愣,怎么有種不要臉的感覺?

    你于心不忍親自安排光暗新生,所以打算把光暗安排在靈界,但靈界是魔劫的爆發地。

    這樣一來,好人是你,壞人不算是你,真是不要臉吶。

    說是不出手布局,但是這和出手布局有什么兩樣?

    望舒看了看太初,誠懇的道:“道友,我覺得影響可能消失了,你沒變!。”

    “咳!是嗎?看來造化還是不行啊!本尊這么快就抹去了影響。”

    望舒:…………?

    之后,望舒走了,太初感到莫名其妙。

    望舒已經有了決定,打算安排妥當后,融合進洪荒,正式成為洪荒的一員。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