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結束

    撒旦看著面前的三個對手,心情十分的忐忑。

    第三次被三人聯合斬殺了,再一次被主的圣力復活,好可怕的敵人。

    兩男一女,三人是師兄妹,自己引以為傲的十二分身,每一個都有不亞于自己的實力,可就是如此一樣被壓制。

    一個手持巨幡的道人,他手中的巨幡端是可怕,已經不是自己想抵抗就能抵抗的,而是直接抵抗不住,每次都要犧牲一個分身來防御。

    撒旦不明白這是什么樣的神器。

    和撒旦大戰的正是鎮元子、女媧和乙木。

    撒旦郁悶神器,鎮元子和女媧也郁悶,對面的這黑暗法則的惡魔,強不是很強,可該死的黑暗法則太純粹,純粹的難以殺死。

    殺了他他會立馬重生,鎮元子很想問,這惡魔不怕欠下償還不完的因果嗎?

    大戰百年了,這惡魔就是打不死,這叫三人很難受。

    至于撒旦很想知道,主爸爸呢?為何還不來,不是說自己從內部,他們從外部嗎?

    這是自己自誕生以來,第一次和主爸爸聯合進攻一個世界,自己從內部,主從外部。

    難道還有能阻攔主的存在?否則這么久了,為何主還不來。

    這到底是怎樣的世界。

    ……

    另一邊,兩個看上去有點精疲力盡的道人,一個是申公豹一個是楊戩。

    很幸運,鄧嬋玉果然被瓊霄收入了門下,哪怕只是外門,想要成為內門還需要努力,不過總算達成了目標。

    兩人在達成目標后,從東海開始游歷,近三十萬年前,正好來到了中央,本是想瞻仰一下撐天周山。

    結果遇到了這么個情況,此后兩人加入了戰爭中。

    此時的楊戩大羅金仙初期,申公豹即將大羅圓滿。

    進步很大,而且楊戩已經可以大羅花開了,可因為大戰的緣故,沒有時間閉關。

    此刻兩人和眾多洪荒生靈一樣,有點精疲力盡的感覺,這種時刻處于生死的大戰,兩人第一次遇到。

    比在靈界所謂的量劫都要危險。

    當然也有好處,好處就是兩人進步很大,道心穩固了很多,全方面的提升,這場殘酷的洗禮,對兩人很重要。

    “道友,道友,快快準備,又過來了一幫僵尸。”正在休息的楊戩,忽然聽到了申公豹的召喚。

    立馬準備好,急忙迎了過去。

    僵尸、吸血鬼、惡魔、天使,他們已經熟悉了,四個未知勢力的具體能力。

    比如僵尸身體強悍,不過沒有多少神通,依靠的是法力。

    而吸血鬼是血、吞噬,天使是光明的法則,惡魔是黑暗法則。

    說不上誰好對付,但對楊戩來說,他更喜歡和僵尸對戰,因為有助于磨練他的肉身。

    被申公豹召喚后,楊戩看著和自己一樣,一幫幾乎大羅層次的道友們,正在集合。

    這樣的局面持續很久了,這四大勢力不知道多少人手,似乎源源不絕一樣。

    聽一個受傷的道君說,這四個入侵的勢力,已經布局了十個元會之久,不可小視,就是道君層次都損傷的不小。

    這是偶爾有落單的道君高手,被一幫入侵者合力圍攻時,他們幫助道君強者擊退包圍的入侵者后,道君對他們說的。

    慢慢的消息開始傳開,洪荒生靈漸漸的知道了,此次大戰的原因。

    甚至有人說,這不是第一次,洪荒仙界是整個洪荒的門戶,是捍衛洪荒凡、冥兩界的門戶,早在很久前,就有過一次外界入侵。

    可那次沒波及洪荒內部,是在混沌中解決的。

    這是第一次嚴格意義上的入侵內部。

    這些消息慢慢的傳播后,眾人第一次明悟,原來還有未知的外界,還有洪荒外的混沌,混沌中有無盡的世界。

    大開眼界,甚至,不僅是大開眼界,有了新的目標。

    本以為仙界就是頂尖,本以為哪怕自己不算很強,但也是仙界生靈。

    可沒想到仙界之上還有,這很是讓一些人覺得,自己要變強。

    若今后這種隨時隨地都能爆發的入侵來襲,自己不變強不行啊,仙界生存艱難啊!

    竟然神奇的凝聚了生靈的道心,外部的入侵雖損失不小,但不得不說,有好處。

    仙界這次損傷就不小,一些仙界的修為低,運氣不好的,這次死了不少。

    很久沒有大戰的仙界,因此次的外部入侵,可以說淘汰了一些,也強大了一些。

    不過,主要的還是圣人的戰爭,圣人只要勝利了,剩下的都好解決。

    無量門三人對付撒旦,祖龍、祖麟、祖鳳三人對付耶和華。

    剩余的三清、西方五人卻是對準了最難纏血祖,三千分身都不強,可就是叫人難以徹底的斬殺。

    人族伏羲和重明鳥正合力對抗僵祖。

    帝俊和燭九陰卻帶著眾人的囑托,去了地底深淵中,去切斷外部和洪荒的連接,也探查一下深淵中的勢力。

    在地底深淵中,一處四大勢力聚集之地,已經在將臣的算計下,這里變成了一種新法則天地,剛進入的帝俊和燭九陰一陣壓抑。

    “該死,竟然把這里改成了小世界的規則。”帝俊咒罵道。

    這種感覺他知道,是進入小世界后的壓制,讓他們巔峰的力量施展不出來,被先天壓制的感覺。

    而外部的四大勢力,在這里卻如魚得水。

    陣法,將臣和光暗也會,甚至比洪荒九成九都強,作為堅固的深淵大本營,豈能沒有陣法,豈能沒有后手。

    在兩人進入的一刻,就觸發了將臣和光暗的布局,兩個混元大羅圓滿的布局,哪怕是帝俊和燭九陰都一時間抵抗不了。

    “燭九陰我們怎么辦?”帝俊硬接了一次攻擊后,心有余悸的問。

    “這定是道尊說的輪回魔神和光暗魔神的手段,否則這里最強只有準圣的層次,豈能發揮出這么強悍的攻擊。”燭九陰說道。

    又道:“只要不是兩個混沌魔神在此,頂多是留下的手段而已,我不信這手段是無限的,只要我們耗盡了他們的布局,到時候這里的螻蟻都要死。”

    帝俊聽了一陣郁悶:“話是這么說,可兩個魔神單是留下的后手,就強過我們,剛才那道攻擊本皇試驗過威力,這起碼是混元大羅金仙圓滿的層次,道友有盤古殿防御無妨,可本皇最多承受三次攻擊,三次后本皇定會受傷,還不說這該死的壓制。”

    有盤古殿的燭九陰,剛才也和帝俊一樣,遭受了一次攻擊,可燭九陰在盤古殿的保護下,一點事都沒有。

    帝俊就不一樣了,沒有至寶的防御,光暗魔神和將臣留下的手段,不是他能抵御的。

    “我來防御,你來出手破壞就可。”燭九陰看到了帝俊的難處,也不打算戲弄老對手了。

    “好。”帝俊松了口氣。

    如此,在兩人的合力之下,深淵四大勢力的大本營,出現了混亂。

    兩人很是節制了走出深淵,去往洪荒的外界生靈。

    不過,也把兩人嚇得不輕,這是多少人手啊,怎么就是殺之不盡呢。

    加上地面上的四方人手,兩人大約的算計了一下,至少有是萬億的入侵者。

    每個勢力幾乎達到了三千億生靈,很可怕。

    四方勢力,潛藏了百萬年,要不是地底深淵承載不了,只能隨時隨地從兩個世界傳遞過來的,可能爆發的征戰會更殘酷。

    而外界,血流漂浮,廝殺不斷。

    終于,只見天地一顫!

    不是太初趕來了,而是外部的兩個傀儡無極撤離了,沒了兩個小世界的牽絆,洪荒意志騰出手了。

    “嗡”

    一顫,但凡入侵的生靈發現,自己被壓制了,此前冥冥中的聯系沒有了。

    而四個圣人一樣的感覺,死亡的感覺,冥冥中的圣力沒有了,被切斷了。

    而在深淵地底,一處巨大的裂口,猛地融合了。

    “這?”

    “怎么會這樣?”

    洪荒生靈一驚,入侵的四大勢力也一驚。

    旋即!

    “哈哈,道尊應該在混沌中擊潰對手了,小世界的支援沒有了,哈哈……”

    祖龍一陣暢快的大笑,跟隨太初入侵過很多小世界,他瞬間明白了緣由。

    “沒錯,道尊應該是擊退了混沌中的敵人,敵人支持不住了,所以切斷了聯系和支持。”祖鳳也道。

    “諸位,道尊在混沌中勝利了,我們不能這樣了,殺!”

    祖麟最興奮,終于要清洗了,這幫該死的雜碎,對麒麟領地禍害的不輕啊,這次要他們死。

    而且神奇的是,但凡有外界生靈被斬殺,洪荒生靈發現不一樣了。

    此前有冥冥中的聯系,被殺死的外部入侵者,在死后會化做一道流光本源,去往地底深淵,這是死后本源被圣僵世界和光暗世界收回。

    而此刻,死后的本源會迅速潰散,這是被洪荒吸收,這樣一來只要殺的多,對洪荒的補充也就大。

    果然,這樣的局面沒多久,只見此前因大戰爆發而毀壞的山脈河流,在強大天道意志的整理下,開始慢慢的恢復。

    一飲一啄,洪荒因這些外部入侵的而損壞,現在開始由他們的死亡,用來彌補洪荒的損失。

    “不,怎么會這樣,無所不能的主,您拋棄了您的孩子嗎?”耶和華一陣凄慘的大吼。

    他發現自己不死的圣力被切斷了,也就是說自己若是再死了,那就永遠回不來了。

    “不好,逃。”

    指望他有什么節操是不可能,看著對面三個敵人充滿報復的目光,耶和華打算盡量逃跑。

    他還堅信,主爸爸會來挽救自己,自己先保住命。

    頭戴的皇冠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手中的權杖因盤古幡的攻擊,斷成了兩半,披頭散發的好不狼狽。

    和他一樣撒旦,也是如此。

    撒旦戰力和之氣比耶和華強點,不過主爸爸瞬間感應不到的一刻,只見他頓時化做一團黑色的迷霧,開始遁入大地中,想立馬趕回深淵逃走。

    “哈哈,休走。”祖龍一聲龍吼,巨爪向黑霧而去。

    不過,黑暗法則的神奇,要是用現實來說:可能總結為神秘莫測、保命手段強大。

    撒旦就是如此,硬拼他抵不過祖龍、祖麟、祖鳳任何人,就是有十二分身,也就勢均力敵。

    但是保命的手段他很強,一團遮天蔽日的黑云,濃稠的像是黑水,黑水中散發著恐懼和未知。

    不過就在這時!

    但凡洪荒生靈,乃至入侵者生靈。

    忽然間,感到一股巨大的威壓,是靈魂深處而來,是本源上的威壓,是身不由己的感覺。

    “夠了!”

    “轟,轟,轟轟隆”

    剎那時空轉變,瞬間斗轉星移、一時間因一聲‘夠了’,

    近三千億沒有智慧的四方人馬,瞬間灰飛煙滅。

    之后迅速的被洪荒吸收消化,瞬間滿目瘡痍的洪荒大地重新的恢復。

    只有一些圣人攻擊留下的法則之戰場,還難以彌補。

    洪荒生靈猛地一顫,正和自己的對手大戰呢,對手忽然煙消云滅,好不可思議。

    來者太初,身后跟著五人,以及五千多準圣。

    此刻的太初,雙眸閶闔。

    只見化做黑云想要逃跑的撒旦,迅速的變小,前一刻還遮天蔽日的黑云,迅速成了一珠子大小的黑色圓珠子。

    嘶吼的僵祖,以及化做烏云一樣,密密麻麻蝙蝠的血祖,以及化做光明珠子的耶和華,

    在太初雙眸閶闔下,靜止、不動、最后被太初拿在手里。

    “結束了!”祖龍一嘆。

    自己等人大戰百年,不僅沒能消滅入侵者,甚至導致洪荒損失不小。

    道尊來的一剎,全部結束了。

    無靈智的入侵者,全部煙消云滅化作了彌補天地的本源,而有靈智的身軀被靜止,難以活動。

    四個罪魁禍首,兩個化成了珠子,兩個成了被拿捏在手中的傀儡。

    眾生靈看向太初,只見太初一招手,在混沌中被他鎮壓的二十四個傀儡圣人出現了。

    “去吧,彌補洪荒的損失!”

    太初手指一點,二十四個傀儡一個接一個的開始潰散,直到化做道道流光被天地吸收,此后彌補坑坑洼洼的大地。

    這些是準圣交手后留下的,需要更多更精純的本源來彌補的瘡痍。

    此前死去的三千億只能彌補準圣下,無法則攻擊留下的瘡痍,而準圣之上交手的瘡痍,只有靠準圣和圣人來彌補。

    眼看著二十四個圣人,哪怕他是傀儡,可就這樣被太初泯滅,這把一眾圣人看的傻眼了。

    圣人是螻蟻,好可怕的場面?

    “嘩”

    二十四個傀儡圣人,是被太初打包帶來的,為的就是彌補損失的。

    顯然,太初認為損失應該不大,但是看到的時刻,依然有點難以置信。

    竟然這么多入侵者,近萬億,這百萬年的潛藏,看來光暗和將臣是壓上了所有啊。

    想到揚眉說的放過將臣。

    太初進入洪荒后,見到洪荒損失不小,且彌漫沖天煞氣的一刻,打算騙揚眉。

    不是不給老伙計面子,本尊不能接受啊。

    隨著二十四個圣人的消失,創傷彌補了一半,太初目光掃去。

    近萬億入侵者,被斬殺的有三千億,自己滅了兩千億,還有剩下的五千億,太多了。

    那就繼續吧。

    “嗖!”

    乙木手中的盤古幡,猛地一顫,旋即脫離了他的掌控飛向太初。

    “嗡”

    太初隨手一揮,

    “啊”

    “不,不,神啊,救救您的子民!”

    “吼”

    “僵尸不死,不死,不……”

    “吱吱吱”

    惡魔嘶吼,血族慘叫,天使開始隕落,僵尸身軀開始自爆。

    這是有靈智的兩千億,一道盤古幡掃過后,全部煙消云散。

    “咕咚!”一準圣道君顫抖的咽了口唾沫。

    咽完后自己開始疑惑,我堂堂道君準圣,哪來的唾沫,這東西是精元啊,我好久好久不在意了。

    不過沒人笑話他,因為都差不多。

    祖龍等都感覺有點身體發涼,堂堂圣人身體發涼,他感覺我是不是圣人,怎么會涼涼的感覺。

    盤古幡到了太初手里,才會施展開天三寶的偉力。

    第一殺伐至寶,道道毀滅之氣。

    “呼!”看著又是兩千億入侵者消失,終于彌補了洪荒的損失,很多人松了口氣。

    這才是道尊想要的,先彌補洪荒的損失才行。

    而接下來……

    只見太初揮手,兩個圓珠子,兩個圣人出現。

    “光的閃爍,黑暗的無盡,你等兩個螻蟻豈配擁有,剝奪!”

    “嗡”

    “嘩”

    只見那兩個珠子一聲慘叫徹響仙界,光明與黑暗的道韻,被太初剝奪。

    有十二個分身的能力撒旦和耶和華,是光暗魔神賜予的光暗法則道韻的凝聚,現在被太初剝奪了。

    兩人從此過后,只有圣人一層,別的全沒了。

    這還是太初知道,留著兩人比殺了好才保留的,若非如此,早就斬殺了。

    光暗世界,注定是洪荒融合的一個世界,留著兩人被洪荒轉化后,成為徹底的洪荒生靈吧。

    這樣光暗世界的本源,會更加圓滿的融合進洪荒,兩人光暗界圣人,有兩人存在能讓光暗界更好的融合。

    而且,也要兩人坐鎮今后的光暗大陸。

    炮制了兩人后,吸血鬼血族和僵尸僵祖也是如此,

    被太初剝奪了輪回和血的能力,充其量和撒旦以及耶和華一樣,此刻是準圣圓滿。

    待洪荒轉變了四人的本源,四人才會重歸圣人的能力。

    當然,是圣人最低的層次。

    這樣,準提可以開心了,比他弱的有了。

    “高臥九重云,圃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章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相循。一道傳三友,兩教闡截分。玄門都領袖,一氣化鴻鈞。”

    就在這時,打醬油的來了,鴻鈞降臨,眾人口稱參見道祖。

    鴻鈞先是對太初點了點頭,旋即看向后面的五個老友。

    “見過諸位道友,別來無恙乎?”鴻鈞道。

    第三道人很矛盾,貌似自己的斬尸不一樣了。

    對早已分割,鴻鈞是鴻鈞、第三是第三。但是,記得鴻鈞是沒有感情的,為何變了?

    “嗯,恭賀道友真我回歸。”揚眉修為高,一眼看出了玄機,恭賀道。

    “命運而已。”鴻鈞一笑。

    剩余的幾人也和他打了聲招呼,此后又看了看第三,似乎在說:第三,你是不是之前被太初道友坑了,怎么你的之前分身不一樣了?

    第三道人:很郁悶,一臉的迷茫,難道要成第四?

    而這時,天降功德,猛然間,但凡參與抵抗外敵的生靈,或多或少的都得到了功德。

    很多第一次得到的好一陣激動,看來是賭對了,和這些外部入侵者廝殺,是有功洪荒的。

    旋即鴻鈞揮手,剩余的近三千億尚未被斬殺的四方勢力,被他收了起來。

    收完還對太初解釋道:“留下比全部殺了好,留下待轉化后,可圓滿得到所有本源,斬殺了總要浪費許多,且道友沒迅速斬殺,應有定計吧。”

    其實根本不需要解釋,太初自然有定計,否則早就全部斬殺了。

    至于鴻鈞的解釋,是怕自己的舉動,讓太初不高興。

    當然,這也是天道至高的旨意,他不能不做。

    “嗯!”太初點了點頭。

    鴻鈞見此,才松了口氣,對太初以及揚眉五人道:“諸位道友請紫霄宮一敘。”

    說完,只見鴻鈞猛然間氣勢放開:

    “外界入侵,洪荒生靈共同的劫難,此次劫難,有功者當氣運昌盛,功德加身,此刻劫難結束,爾等散去吧。”

    劫難結束,生靈松了口氣。

    在地底深淵中,自裂口彌補的一刻,但凡在此的外界四方人手,被一道偉力掃過,全部煙消云散。

    此后化做道道本源,彌補了之前的裂口。

    而將臣留下的布局,卻被燭九陰和帝俊對視一眼后,兩人平分了,算是貪污,也屬于當有的功勞分封。

    兩人來到地面時,已是太初懲罰撒旦四人的時刻。

    而眾人口稱:謹遵道祖指令。

    之后,離開了。

    回太初界的回太初界,

    回四方、四海的返回四方、四海,

    一次外部的入侵的劫難解決了。

    當然,明白的知道,遠遠沒有完成,起碼還不知曉入侵的罪魁禍首怎么樣了,這還需要等待。

    洪荒暫時恢復了平靜,大戰的瘡痍,幾近全部抹平。

    而之后,太初、鴻鈞兩人,以及揚眉、望舒、第三、四海、晉五五人,隨著鴻鈞去往了紫霄宮中。

    ……

    ps:晚了,之前就是連不上網,剛弄好。6000+送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