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874章:毒辣蚊道人,羅睺種魔劫

第874章:毒辣蚊道人,羅睺種魔劫

    普眼、金剛、威德、辯音、凈諸、普覺、圓覺、賢善、日光、夜光十人,經歷了一場大戰后,凈諸、普覺、圓覺、三人身死道消,上了封神榜。

    還有四人打爆了肉身只留下元神,最后的三人也是身受重傷。

    來時十人,現在加上彌勒和藥師,也就五個正常的。

    此外,彌勒和藥師,一樣被孔宣和瓊霄傷的不輕,一行五人落寞的對視一眼,旋即一陣苦笑。

    “諸位,我們輸了,走吧。”藥師無奈的說道,滿臉的苦澀。

    藥師說完,日光、金剛、威德、彌勒四人沒有開口,卻是打算聽藥師的,盡早趕回。

    幸好,五人想到了量劫結束,這或許是最大的安慰。

    然而!

    就在五人勉強安慰自己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忽然間!

    只見一陣巨大的黑風出現,順勢卷向了彌勒。

    “不好,何妨妖孽?”彌勒猛地一驚,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要把自己吞噬,明顯是沖著他來的。

    “嘩!”

    毫無防備的彌勒,頓時慌了,且這攻擊無比的迅速,幾人正在傷心欲絕中,沒想到會突然有人襲擊。

    哪怕是準圣層次的藥師,都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

    而那黑風的攻擊,無比的迅速,快到讓人難以防備。

    “啊”

    只聽一聲慘叫,彌勒在自己被襲擊的一刻,勉強做出了防御,只見身上金光閃爍。

    可是他忽然感覺,一鋒利的利器,迅速的刺破了自己的金身,仿佛自己的防御一點作用都沒有。

    不僅如此,他發現自己的袖里乾坤被破了,一時間還在疑惑為何呢。

    “不”

    一聲別人的慘叫,讓他蒙了,旋即想到:自己的袖里有四個只剩下元神的師弟?

    彌勒:……

    終于反應過來的藥師,迅速的出手,且不管是何人偷襲,他只知道自己師弟應該很難受。

    手中藥師爐迅速罩向那團黑風,結果傳來‘叮’的一聲。

    似乎是鋒利的武器,釘在了藥師爐上。

    “啪!”清脆的聲響,藥師一陣,藥師爐和他心有感應,他發現自己的藥師爐似乎受損不輕,藥師頓時驚了。

    藥師爐是他的伴生靈寶,有上品先天靈寶的層次,加上他的祭煉,已經媲美頂級先天靈寶。

    而此刻,只是一次交手,藥師爐就有受損的危機,可想而知,這偷襲的敵人很可怕。

    而且,來者修為不低,至少和自己一個層次的準圣,否則不會這般強很。

    蚊道人經過冥河的教導,加上荒古兇獸的根基,已是準圣初期。

    拜冥河為大哥的好處顯現了,原軌跡中的他,渾渾噩噩也就大羅修為而已。

    且不說蚊道人修為,藥師是恐懼了,想到了自己師弟,小命恐怕不保啊。

    果然

    “嗤嗤”幾聲聲響傳來,黑風中似乎正在發生大恐懼。

    只聽彌勒又是大喊幾聲:‘不’。

    在他袖中的四個元神被黑風吞噬了,且徹底的隕落。

    四道金光流轉,哪怕西方因果了結,也依然被封神榜攝取。

    他們不知,四人的死去,在截、闡兩教中,幾位親傳弟子募得感覺渾身一震輕松,似乎自己走出了生死的危機一樣。

    蚊道人正在取舍,艱難的取舍。

    “要不要再等一會,只要一會,就能吸干彌勒的元神,可是恐怕會出現意外。”蚊道人想到。

    “但是現在放棄好不甘心啊,只是四個內門大羅金仙而已,還是只剩下元神的,貧道想斬殺了彌勒為大哥報仇。”

    “怎么辦?”

    蚊道人一時間有點難以取舍。

    再給他一點時間,他有把握靠自己的口器吸干彌勒,可是又怕耽誤的時間長,圣人會出手。

    “算了,吸收了彌勒一半的本源,加上四個元神夠了,想必我蚊道人的名聲定會名震靈界,大哥的仇也算報復了一點,今后慢慢來,先走吧。”

    蚊道人覺得先走吧。

    然而晚了!

    “大膽孽障!”

    金光閃爍,只見一臉悲苦的接引出現了,這次真的悲苦了,轉眼間自己的門人又損失了四個,不是量劫結束了嗎?

    接引覺得損失太大了,因此哪有留手。

    “不好,接引來了。”蚊道人嚇得不輕,怎么會這么快?

    失誤了,應該斬殺了四個元神就該跑的,都怪自己太貪婪了。

    吾命休矣啊!

    沒有功德金蓮鎮壓蚊道人,接引的功德金蓮早被太初沒收了,哪來金蓮。

    倒是金蓮的三顆蓮子被接引凝聚后,栽在了功德金池中,打算自己培育一個新的,只是還沒長成呢。

    接引打算趁著佛教成立時,凝聚氣運來催生金蓮子,因此現在還沒有。

    所以對于蚊道人這個罪魁禍首,接引直接動了殺心。

    只見一掌拍下去,蚊道人凝聚的黑風頓時被打破了。

    “轟隆”

    含恨出手的接引,沒有一絲的留手。

    一聲慘叫后,蚊道人身死道消了。

    不對,也不能這么說,只見蚊道人的口器,在身軀和元神破碎的一剎那,似乎被劇烈的氣流卷走了。

    甚至接引都沒有發現,像是有人故意給蚊道人遮掩了天機一樣。

    接引出手,且含恨的攻擊,頓時讓很多大能感應到了。

    他們疑惑的掐指一算。

    “咦,冥河的二弟蚊道人?”

    “不對,他怎么能招惹接引這么憤怒呢?”

    好一會……

    “哈哈,哈哈……,好,好一個蚊道人,竟然斬殺了四個大羅,哈哈哈,只剩下金剛藏、日光和威德了,普眼、辯音、凈諸、普覺、圓覺、賢善、夜光全死了。好,好啊!”

    “好一個蚊道人,竟然這么狠辣,怪不得接引憤怒。”

    ……

    不一會,發生了什么,大能們一番推演就明白了。

    尤其是截、闡兩教的圣人元始和通天,兩人高興的不得了。

    昆侖山!

    “哼,接引,你也有今天,算計本尊的弟子,還叫本尊的弟子背叛,好啊,好啊,這蚊道人要是沒被你斬殺,本尊定要親自收入門下。”

    元始很痛快,西方教又死了四個,這間接的代替了他的門下上榜,他能不高興。

    “這樣一來,準提和接引對普賢、燃燈、慈航、懼留孫、文殊幾人想必更上心了吧?”元始想到。

    “也好,只有更上心才能更好的培養,待他們以為功成的時候,就是本尊反擊的時刻。只是可惜了慈航,還沒被本尊掌控就轉世了。”元始也有點嘆息,多少有點不圓滿。

    ……

    另一邊!

    接引悲苦的看著自己的門下,驚恐的日光、威德和金剛藏,以及愧疚的藥師,還有一個被吸收了一半元神,眼看有陷入沉睡的彌勒。

    他還沒想清楚怎么會這樣。

    量劫結束了,還被人斬殺了四個。

    “哎,我西方教奉獻的有點大啊,要是佛教不成,貧道……”接引沒說貧道虧死了。

    這么大的代價,佛教若還不成,別說準提可能會心魔反噬,就是他都會出現心魔。

    一揮手,接引卷起了幾個弟子,不敢再讓他們自己趕回西方了,要是再出現意外,恐怕……!

    接引走了,帶著驚恐的幾個弟子走了。

    而另一邊!

    鎮壓靈界完成后,太初就發現了想要偷襲的蚊道人,他有了一點想法。

    蚊道人好久的名字了,太初記得這家伙剛誕生和冥河結拜的時候,自己還在意過,后來就忘了。

    而這一次,這家伙又出來了,還干了件大事。

    太初捏著一鋒利的口器,笑了笑:“蚊道人,還不出來?”

    原來,蚊道人不愧是兇獸王者的本體,十足的狠人,發現自己小命不保的時候,只見分出一絲元神進入了口器中,九成被舍棄,被接引斬殺。

    這種果決的行為,讓太初想到了很久前,混沌時代的黃泉魔神。

    黃泉就是這般做的,想瞞過盤古,結果狡猾的狐貍,依然沒躲過盤古這老辣的獵人,黃泉死了。

    蚊道人卻是成功了。

    他渾身上下,他最自信的就是自己的口器,他覺得,哪怕圣人出手,也難以瞬間就毀了。

    只要毀不了自己的口器,自己就有一絲重獲新生的機會。

    哪怕這機會只有萬一,也要做。

    果然,他做了,也隨著爆炸的肉身和元神飛出了很遠,本以為自己能逃跑,結果發現自己這口器不受控制的被人攝走了。

    就是此刻!

    “嗡!”

    虛弱的蚊道人看著太初,受傷太重,九成毀滅了,只剩下一成,要不是口器特殊,恐怕已經陷入無意識的沉睡了。

    “道尊!”蚊道人松了口氣,似乎自己的小命保住了,還以為是接引圣人呢。

    “你好強的心計,竟敢這樣做,知不知道要不是本尊給你遮掩天機,并把你攝取過來,你以為你這點小把戲,能瞞得過接引?”太初問道。

    蚊道人聽完明悟了,雖然自己賭上了一切,但是……?

    要是沒有道尊出手,恐怕自己的小把戲瞞不過接引。

    恐怕那時候自己不是和道尊面對面了,而是被盛怒的接引徹底斬殺。

    “晚輩謝過道尊救命之恩。”蚊道人雖狠辣桀驁,甚至性格陰險毒辣。

    但是也分誰,和太初真沒必要,因為沒用。

    “算了,本尊隨手而為,也不是為了救你,而是你這口器。”太初笑道。

    說完,蚊道人一陣驚恐,自己口器的強大,就是大哥冥河自己都沒說過的,難道道尊看上了。

    而太初又道:“你這口器,乃先天至寶弒神槍的三成所化,當年羅斬殺了神逆,融合了神逆的噬魂槍,后羅成魔,弒神槍有傷天和,分成了此刻青帝的青帝槍和你,你之所以成就兇獸本體,就是神逆噬魂槍的緣故;早在你誕生時本尊就發現了,你也算是神逆的‘另一種長存吧’,你可知神逆混沌魔神時期為何?”

    蚊道人無法描述的震撼,這是自己的身世嗎,或者說自己的由來,而且道尊早就知曉了一切。

    蚊道人搖了搖頭,不知道神逆混沌時代為何?

    “混沌時代的神逆,是三十六翅吞噬黑蚊,你是十二翅血海黑蚊,明白了吧?”

    “這?”蚊道人蒙了,自己是神逆,不對,神逆一絲絲新生?

    “道尊,您,您……”蚊道人旋即又害怕了。

    聽說神逆和道尊是死對頭,這是久遠的流傳,聽說神逆還偷襲過道尊,難道自己要被道尊斬殺?

    “想打殺你何須留在現在,何況,你只是神逆原本噬魂槍的一種延續,說你是神逆的延續很勉強,莫要太高估自己。此外,就是神逆新生本尊都叫他生死不由己,莫說你這小小兇蚊了。”

    太初表示蚊道人想多了。

    “是,是,是!”蚊道人本就不穩的元神,差點碎了。

    太初一揮手,一道圣光算是給他穩了穩,別說死了蚊道人。

    “嘩”蚊道人募得感覺自己的本源穩住了,還強化了不少,有點因禍得福的感覺。

    “你今后打算怎么做?”太初問道。

    經過太初隨意的彌補,蚊道人的虛弱元神穩固了很多,說起話來都堅定了不少,道:“晚輩打算回血海恢復實力,不過晚輩本源受損太多,恐怕今生難有進步了。”

    蚊道人知道自己的處境,畢竟傷的太重,今生能恢復大羅層次就是天幸了。

    “嗯,給你點指點,吞噬大道很是契合你,你若堅定,必有所獲,甚至超出預料。你那魂魄之道、血海之道,本尊勸你趁此算了吧,堅持吞噬之道,或許會有收獲。”太初說道。

    蚊道人根基很好,就是和重明鳥比都不差多少,只是這家伙生錯了時代,沒有經受神逆以及輪回的教導。

    冥河畢竟差得遠,所以吞噬一道除外,蚊道人還修煉其他幾道,認為觸類旁通,殊不知這是錯誤的。

    這次本源損失了九成,現如今只有精純的吞噬本源,要是專注修煉,不是沒有可能更進一步。

    聽了太初的話,蚊道人一陣驚喜,沒有絲毫的馬虎,他決定就按照道尊說的,看來自己真是因禍得福,這指點的機緣強過自己損失的九成本源。

    “謝道尊。今后道尊但凡有吩咐,晚輩不惜吾命!”

    “哈哈,先恢復再說吧,用到你的時候,本尊會給你傳達指令的,去吧。”太初揮了揮手。

    蚊道人是個好棋子,要是沒用處和算計,太初豈會和他嗦這么多,還給他指點?

    看著離開的蚊道人,太初想了想道:“或許這家伙今后會起到逆轉局勢的作用。”

    “就是不知他能走到哪一步?畢竟是神逆的一種新生,哪怕只有很少,也有大用處。羅,本尊可是給你準備了一個大招啊,希望你的算計莫要讓本尊失望。”太初冷笑道。

    不久前鎮壓靈界,作為靈界的創始者,太初偶然發現了一個秘密。

    是羅的手筆,這是太初想不到的。

    甚至不知何時,不管是靈界,還是仙凡冥中,竟然有很多被下了魔種的。

    隱藏的程度太初都發現不了,可想而知。

    甚至很是觸目驚心,有很多勢力,近乎一半的被下了魔種,輪回都難以抹去的那種。

    不觸發就是轉世九次,都和正常人一樣,可一旦觸發,比如道消魔長,那么這些人都是羅的傀儡。

    包括很多是圣人門下。

    太初要不是偶然鎮壓靈界,偶然探查靈界的進展和變化,還真難以發現。

    羅什么時候布下的棋子,太初不知道,隱藏的多深。

    因此,有了太初指點蚊道人。

    當然蚊道人只是其一的布局。

    還要想點別的辦法才行。

    雖說羅無論怎么折騰都影響不了他,但太初就是不樂意羅折騰,不想看羅攪動三界。

    至于誘因,太初都推演到了,可誘因不可避免,很頭痛。

    隨著小世界慢慢的被洪荒吞噬,這種誘因不可避免的,只有度過了,才能徹底消化這些小世界。

    這就是羅的計劃變化了多次后,找到的無可破解的辦法,太初都難受。

    而且,這才是巫妖后,太初認為的真正量劫,可以稱呼為:魔劫!

    ……

    ps:近5000字大章,加油!2k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