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金靈

    “娘娘,那金靈還在外面跪著呢?”

    空靈的童女,對空靈說道。

    “哦?有意思的小丫頭。”空靈微笑道。

    ……

    洪荒雖此前戰亂紛紛,但有些地方,卻沒有因為此前的戰亂而變化。

    這些地方,就是太初門下幾位弟子的道場。

    有太初存在,他們的確很幸運,

    完全無需在乎巫妖到底誰贏誰輸,因為哪怕巫族贏了,也不會對他們有影響。

    背靠太初這座大山,加上他們數次入劫,早已無因果,且有大功德,所以最是無憂無慮。

    在此前的大戰期間,靈山道場毀了無數,無數生靈哀嚎遍野,無數弱小的存在朝不保夕。

    在鎮元子五莊觀周圍,在空靈靈虛山周圍,在東海方寸島周圍,在鳳棲山女媧道場周圍。

    自大戰起,就有許多生靈在此盤旋。

    他們可能不知曉,為何此地巫妖不敢冒犯的原因,但此地沒有戰亂是肯定的。

    因此為了自身的安慰,他們盤旋于此不肯離去,生怕走出了這安全的地域后,會遭到巫妖大戰的牽連。

    靈虛山,空靈道場也是如此。

    盤旋了很多因躲避戰亂而聚集的生靈。

    太初門下一脈相承,上體天心,下憐生靈,但凡能庇護生靈,他們不會殘忍的趕走此地的生靈。

    然而不久前大戰結束,一幫受庇護的生靈,在紛紛感謝庇護他們的大神后,開始離開了。

    而……,也有別的想法的人。

    比如此前受到靈虛山空靈庇護的金靈道人,

    也就是今后人、截、闡三教第一女弟子,公認的實力修為三教第一的金靈圣母。

    金靈圣母此刻還不是圣母,只是單純的金仙中期一修士。

    因巫妖大戰的牽連,道場被毀,僥幸逃脫,更是僥幸的來到了靈虛山,受到了空靈的庇護。

    當金靈得知,庇護此地生靈的,是空靈娘娘后,感覺這就是自己的機緣。

    空靈娘娘乃女修,更是傳說中,近乎于道的存在,門下首席女弟子,實力強橫,修為通天。

    造化混元塔中,僅次于同門師妹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屬于天定圣人,不可比較,所以說,空靈娘娘是洪荒第二女神不為過。

    遇到這樣的大神,金靈瞬間決定,定要拜在空靈娘娘門下,否則就是自己的罪過。

    故而,當得知自己受到空靈庇護后,她就開始跪地懇求空靈收入門下。

    且一往無前,始終無悔,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哪怕空靈一點表示都沒有,但她就是認定了,空靈不答應,她長跪不起。

    這種行為,自然有很多人敬佩,也有很多人鄙視。

    敬佩的理由幾乎相同,感嘆此女子的道心和毅力。

    而鄙視的理由卻千千萬,有的人自己做不到,所以看金靈做了,他們說自不量力。

    有的人放不下驕傲,自己做不到,所以詆毀金靈不要面皮。

    有的人……

    總之,鄙視的理由很多,歸根結底自己做不到,自己不行。可氣的是,自己做不到有人做到了,而做到的人,還是一個女流之輩,他們豈能容忍。

    因空靈一直沒有表示,這幫詆毀的人,更肆意了,們甚至公開明目張膽的詆毀金靈。

    金靈不動如山,任他們怎么說,自己明白自己做的什么,自己覺得值,無需在意別人的看法。

    她,就這般懇求空靈答應。

    為此很長一段時間內,跪地的金靈成了靈虛山的一景,或佩服、或不屑、或猜不透的眾生,對金靈看法不一。

    也有金靈這般打算的,奈何看到金靈這般誠懇,而空靈娘娘當不存在后,他們放棄了。

    尤其是這段時間,隨著巫妖大戰的結束。

    無數盤旋于此的生靈,慢慢的離開了,離開了靈虛山。

    而始終一句話都不說,就這么跪著求空靈收入門下的金靈,卻始終沒改變。

    鄙視他的人,想從她臉上看出后悔和絕望,然而他們失望了,金靈一直不變。

    這叫一幫家伙更生氣了,出言詆毀的行為愈演愈烈。

    把這一切看在眼里的空靈,滿意的點了點頭。

    旋即招呼童女,讓生靈盡快離去,巫妖大戰結束了盤旋此地不妥,擾人清靜。

    當然,也算給金靈解圍,因為空靈心動了,這般堅毅的女子,和自己何其相似啊。

    ……

    正在離去的生靈,忽然被靈虛山的內部大陣開啟驚動了。

    只見兩個童女走了出來。

    高冷的看著眾人道:“娘娘有指示,巫妖大戰已經結束,洪荒暫時無戰亂,你等速速離去吧。”

    兩童女說完,眾生靈不敢大意。

    既然空靈娘娘這般說了,自己不離去也不好,甚至要是讓娘娘生氣了,那就不好了。

    “吾等感謝娘娘庇護之恩,吾等沒齒難忘,吾等告辭!”

    “吾等……”

    一時間詆毀金靈的都沒了,開始紛紛離開此地。

    而始終沒說話的金靈卻是開口了,“弟子金靈,求道之心天地可鑒,請求娘娘慈悲。”

    金靈至誠至真的話,瞬間羞愧了很多人。

    “吾不如啊!”很多生靈內心嘆息道。

    兩個小道童,似乎沒聽見金靈的話一樣,也不理會,直接離開了。

    這讓古井無波的金靈,第一次出現了巨大的波動。

    自問:自己不夠虔誠嗎?自己錯了嗎?大神這般無情嗎?

    幸好,一時的迷失而已,金靈更加的堅定了,一種道韻的變化,像是利劍,一往無前,至死無悔。

    道場內的空靈,見此微微一笑,默念道:“無量道尊,善也!”

    “有意思,既然這般,那本座就考驗你一下,成與敗看你的了。”

    說完,空靈一揮手,一團神秘氣流穿過靈虛山的大陣,在金靈不知不覺中,開始影響她的思想。

    金靈似乎陷入了一種魔障中,各種誘惑和引導,開始誘惑、欺騙、引導她。

    “這是怎么了?”金靈道。

    “怎會這樣?”

    金靈陷入了考驗,外界之人卻不知。

    當看到金靈瘋了一樣的自言自語后。

    很多人一聲嘆息:這道人魔障了,被打擊的走火入魔了,開始道韻不穩,開始自言自語了,可惜啊!

    “哈哈……”而此前鄙視金靈的,卻興奮了,自己做不到,別人要是做到了,豈不是說自己是廢物?

    這樣最好了,不是自己廢物,而是別人也做不到。

    他們終于滿意的離開了,離開了靈虛道場,帶著滿意離開,帶著自己果然聰明人的想法離開。

    而金靈,她正在經受一個個的誘惑和考驗。

    “走吧,你不能成功的,大神是無情的,他們不會有憐憫的……”

    “離開吧,你已經做得不錯了,走吧……”

    “……”

    種種誘惑和勸誡,不斷地侵襲金靈的元神,讓她一時間道韻出現了巨大的波動。

    不過!

    無愧后世三教第一女仙,金靈有后來的成就,絕不是僥幸,每次要放棄迷失的時刻。

    總是靠自己堅定的道心挺過來了,這種誘惑反而成了她道心更加堅定地的補給。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堅定和道心,終于讓空靈接受了,甚至滿意了。

    ……

    “你很不錯,本座答應你了。”空靈得此佳徒,也很高興,現身在金靈的面前。

    還沒走出環境的金靈,猛地一愣,笑道:“你是不可能影響吾之道心的,呵呵,不會的。”

    說完,認為是假象的金靈,又閉上眼睛不理會空靈了。

    這可把跟隨空靈而來的道童看蒙了,這道人瘋了不成?

    “呵呵,癡兒!”空靈也沒生氣,她布置的考驗,自然知曉厲害之處。

    這金靈恐怕還以為,自己是假象呢,還在經受心魔的考驗呢?

    所以空靈也不生氣,一揮手,一道圣光掃過,金靈身軀一陣顫抖。

    這才把她從真假轉換的考驗中喚醒了。

    “我,我怎么了?”清醒的金靈呢喃著。

    “金靈,你度過了本座的考驗,你可愿意拜入本座門下?”空靈再一次問道?

    “啊”金靈不敢相信的閉上眼,又猛地睜開,以為自己聽錯了,也看錯了。

    但道韻是不會出錯的,空靈那神秘莫測的道韻和氣息,是假不了的。

    金靈瞬間認定了,自己面前的是真的。

    “弟子金靈愿意拜入娘娘門下,老師慈悲。”金靈顫抖的給空靈行禮。

    這一幕只有僅個別的,尚未離開的生靈看到了。

    他們傻眼了,不可思議的說道:“竟然,竟然成功了,那瘋女人,不不,那金靈仙子成功了。”

    “這,這?”

    僅個別的生靈迷茫了,甚至有點后悔了,怎么就不是自己?

    他們帶著難過離開了,甚至后來把此消息傳播開了。

    一幫此前詆毀過金靈的生靈,一時間傻了,他們不相信這是真的!

    直到后來,金靈橫空出世,一展絕世女仙風采后,那幫家伙種,好幾個道心不穩走火入魔而死。

    而沒死的,也擔心金靈的報復,終日惶惶不可度日,一生是廢了……

    而此刻!

    被空靈接納的金靈,兩人的確有緣,道號都有靈,金靈乃靈根金竹化形,空靈乃紫竹化形。

    不得不說似乎天定一樣。

    空靈就是空靈,金靈度過考驗后,記名弟子都免了,

    感應到大師兄已收入門弟子,也就是無量門下三代首席大弟子后,他直接收金靈為入門弟子。

    金靈成了太初門下,第三代的首席大師姐,可謂和她老師空靈一脈相傳。

    平靜了很久的金靈,拜過太初雕像后,雕像圣光掃過,這才安撫了她激動的心。

    尤其拜過太初雕像,氣運和無量太初有牽連后,她才第一次知曉師門的強悍。

    此前的考驗,此刻對比來說,簡直微不足道。

    ……

    ps:念念不忘,必有回響,繼續求訂閱!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