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342章:震驚的‘四玄’

第342章:震驚的‘四玄’

    “四弟果然說的沒錯,外面三族的大戰已經開始了,雖然是小范圍的大戰,但看得出,三族必定會因此血流成河,甚至最后退出歷史的舞臺。”

    打探消息歸來的玄松,興奮的對幾人說道。

    之前,因玄龜的盤算,他們四人一直隱藏于周山不出,一邊尋求機緣,一邊坐看三族的衰落。

    果然,三族正在按照玄龜說的那般在征戰,還是那種不死不休的局面。

    “這是必然的,早已注定了,我們等待就好,說不定三族只是開始,還有更大的劫難呢?說不定那次劫難過后,整個洪荒都會損失九成九。”玄龜勝券在握的說道。

    “那最好了,只要如四弟說的那般,定會有我等崛起的機會。”

    ……

    四人一番交談,憧憬著未來的美好。

    “呵呵,有趣的幾個小家伙,有道友的指點和扶持,說不定還真能讓他們成了氣候。”太初笑道。

    “道友,這可不僅是貧道的扶持,他們能有現在的成就,也有道友的指點和恩賜,沒道友的恩賜,他們不可能有此刻的成就?”陸壓說道。

    實乃聽幾個小家伙說的后,很心驚膽戰。

    他明白太初,太初不想看到洪荒被過分的破壞,而幾個小家伙,竟然盤算著怎樣崛起稱霸。

    這讓陸壓很心驚,你們當著‘洪荒守護者’這般說,當真膽子不小啊。

    “呵呵,道友不必擔心,他們的根腳和出身加上無大氣運伴身,注定了,哪怕崛起也是有限,成不了掌控洪荒的頂級人物。所以就是讓他們發展,也就一定的規模而已,還遠遠做不到三族那般。放心,只要他們不肆意破壞,看在香火之緣上,看在道友的面子上,本尊是不會計較的。”太初對忐忑的陸壓解釋了一下。

    其實太初是樂意看到意外的,只要在掌控中就好。

    有意外,最次也就洪荒原軌跡那樣?說不定因為意外,洪荒從而變得不一樣呢?

    “就此別過吧,道友莫要忘了到時候出手相助一番,本尊先走了。”太初打算離開了。

    意外碰到陸壓,且很圓滿的讓陸壓做出了選擇,已經很不錯了,太初打算去周山之頂看看,看看是否尋得到天庭,若是不可,就趕往血海,去探探輪回。

    “道友放心,貧道到時候定會全力以赴。”陸壓說道。

    “善!本尊告辭了!”

    說完,太初瞬間消失了,而陸壓盯著太初消失的地方好一思索,此后搖了搖頭。

    本不打算此時會面幾個小家伙的,但之前幾個小家伙的言談讓他感到不好,還是出面對他們提點一番吧。

    崛起掌控勢力可以,但莫要做出太初不高興的事情。

    ……

    玄龜等人,正在交談的時候,忽然一道流光閃過,正在徜徉的玄龜,猛地被人一腳踹飛了。

    “啊!”玄龜一聲慘叫!

    “是誰?”玄松大驚!

    “吼!”六耳獼猴直接本能的本體出現。

    “哼!”

    一聲冷哼,猛地闖進四人的元神中,四人頓時一個趔趄險些道心不穩,心神失守。

    就在四人感覺危險的時候,忽然陸壓出現了。

    這讓四人的面部變化十分的精彩,從膽寒到吃驚,再到驚喜,幾人之心情變化可想而知。

    “陸……”

    “陸壓前輩!”

    “您……

    “怎么是您?”

    結結巴巴的玄松驚喜道。

    而被踹飛的玄龜迅速的走了過來,一臉忐忑的看著陸壓,不明白陸壓前輩為何如此?

    “怎么不會是本尊,難道你們的野心和稱霸計劃,你們以為別人不知曉嗎?不錯,很不錯啊,小小太乙修為,就敢做夢爭霸洪荒,很是不得了啊!”

    陸壓有點恨鐵不成鋼的道。

    本來幾人有這樣的野心很好,起碼有追求,但萬不應該這般不謹慎,連個遮掩都不做。以為別人不知曉,實乃志大才疏,不知頂級大能的能耐嗎?

    他們有什么想法,難道還瞞得過太初那等大能的推演不成?

    “前輩……,您,您都知道了,我們……,我們?”

    玄龜忐忑的說道,心想:難道陸壓前輩一直在盯著自己,自己的野心和報復,陸壓前輩都知道了?

    陸壓看到幾人擔心害怕的樣子,也氣消了,說來他們沒錯,錯在被太初正好看到了,實乃倒霉!

    “哎,不僅本道君知道了,另外一人也知道了,剛才你們在計劃和夢想的時候,全被本道君和另外一位道友聽到了,幸好你們這般修為,成不了大氣候,那道友笑笑沒表示而已,否則?”

    陸壓嘆息道。

    “啊!”

    “還有別人知道了,怎么可能?”幾人蒙了。

    不過他們這般問,問的陸壓郁悶了,心想:也對,他們這等修為和眼界,能明白大能的神通嗎?何況在大能的眼里,他們一絲秘密都沒有,更別說,還是太初,那個和他們有大因果的存在。

    “頂級大能的神通不是你們可以揣摩的,只要一番推演就能明白你們的所思所想,除非你們修為達到大羅金仙中期,才可遮掩天機。那時候才可保護秘密,你們連大羅金仙都沒有,還這般光明正大的交談,你們……”

    陸壓不知道說什么了,也怪自己只教給他功法和感悟了,卻忘了和他們說一下注意的地方。

    “這樣啊!”玄龜四人驚呆了!

    原來頂級大能這么厲害?

    但是玄龜有點懷疑,“道君,既然是您的道友,為何?為何我等有點野心您這般……?”

    陸壓沒好氣的看了玄龜一眼,他知道玄龜說的什么意思?

    無非,我們有點野心,在你們大能眼里怎么就大逆不道了,你們那等修為會在意我們?

    “要怪就怪你們倒霉,正好遇到了一位,守護洪荒為道的大能。兇獸皇朝、大勢力大皇朝,以及此刻的三族,都被他看的死死的,甚至很多都被他算計死的,你們說?你們的野心在它面前說出來,本道君能不提你們擔心嗎?”

    陸壓又道:“若是他為了避免麻煩,直接把你們抹去了,你們……”

    這話說完,聽到四人一愣。

    還有這樣的人,竟然這么厲害,從兇獸量劫就專門對付破壞洪荒的家伙,而且還都成功,更是守護洪荒為道?

    “那,那陸壓前輩?我們沒事吧?哪位前輩會不會?”玄鶴擔心的問道?

    這話問完,四人緊張的等著陸壓的回答。

    “哼,說來你們運氣好,正好本尊在此,而且你們的修為也成不了多大的氣候,所以他沒在意你們?而且……”陸壓忽然笑了。

    笑的四人莫名其妙。

    陸壓道:“而且說來你們運氣很好,此人和你們四個有莫大的機緣,也可以說你們有此時的成就,離不開他的恩賜。”

    “啊!不會吧?”四人一驚。

    陸壓解釋道:

    “小猴兒和他的機緣最小,無非你之前身混沌魔猿和他有過恩怨,不過太久遠了,你和他的因果最少;

    小龜你之前曾道心不穩,性格跳脫,正好被哪位道友發現了,故而鎮壓你十萬年,磨煉你的心智。而且從他的話中,似乎還有別的玄妙,似乎他對你很好奇,應該還有本道君不知曉的,可能關乎你的秘密;

    至于小松樹,你不是在探尋,誰成就了你強大的根腳和本源嗎?就是那位道友。他早年間游歷洪荒,發現險峰之上的你之本體,感嘆其堅毅的性格,故而曾給你布道機緣,也就是你本源根腳的來源;

    至于小仙鶴,你是因為接受了小松樹的本源,而和這位道友牽扯因果的。

    所以說,你們和他有莫大的關系,他也是看晚輩的態度看待你們,所以沒對你們的野心,沒有出現殺心……說來,是你們的幸運!”

    ……

    陸壓的一番交代,幾人徹底的震撼了,各有各的震驚,尤其是玄松和玄龜,他們兩人最是震撼!

    一個關乎這自己的本源根基,一個關乎自己最大的秘密,他們震撼了。

    甚至因陸壓說的內容量太大,巨大到,讓四人一時間都沉默不說話了。

    “前,前輩,敢問哪位晚輩是誰?”

    “他呀?”陸壓道:“他就是被稱為洪荒第一人的,太初無量道尊!”

    “嘶嘶~”

    “這?”

    “……”

    四人徹底懵逼了,自己怎么和這位扯上關系了,他們有陸壓的指點,眼界多少高點,還不說玄戰猴子和玄龜很清楚太初的強大,他們畢竟從南海而來。

    而玄松和小仙鶴也因為誕生靈智很久,故而知曉太初的存在,從第一次太初滅掉昆吾皇朝的時候,就間接的成就了一次玄松。

    故而,四人對太初很熟悉,無比的熟悉。

    洪荒第一人,一個但凡有點見識的生靈,都不敢隨意詆毀和忽視的存在。

    一些列的神話傳說,從荒古到太古,再到此刻的遠古時代,這位留下太多的神話傳說了。

    同時幾人又忐忑了,自己竟然得到過這位的恩賜,還是那種自己不知不覺的情況下的恩賜,這就有點顛覆了。

    本是高高在上的人,忽然有人說,其實你們是有很大關系的。

    試問如此局面,怎會不讓幾人吃驚?

    過了好一會……

    “前輩,這位太初……太初道尊為何這樣?”玄松問道?

    “你問的是為何成就你們,還是為何守護洪荒?”陸壓道。

    “這?都有!”玄松道?

    “成就你們很簡單,偶爾順手而已,你們莫要想多了。”陸壓不忘提醒一下,省的幾位想多了。

    “不敢!”四人連忙道。

    陸壓又道:“至于守護洪荒,那是太初道友的道心而已,你們不需要明白。”

    “前輩,您也是混沌根腳?您也佩服道尊嗎?”玄龜蒙了好一會后,終于恢復了。

    恢復后,想起了很多前世的記憶。

    “哎,說來遇到你們也是太初道友的原因,本道君因天道因果前去阻人成道,卻碰到了太初道友,此后太初道友一招擊退本道君。本道君知道不可力敵后,迅速的逃脫了,逃脫后,正好遇到了你們,說來,遇到你們也乃太初道友的緣故。”

    陸壓說完,四人又是一驚,簡直無法理解啊!

    這都可以?這叫我們怎么插話?

    故而,玄龜迂回的說道:“前輩,太初前輩剛才,嗯,就走了嗎?”

    他是問,太初怎么走了,不出來和自己等人見一見,雖然自己等人面子不夠,但畢竟有這么大的因果啊!

    “太初道友閑云野鶴,本道君也不知,可能還沒到見你們的時刻吧!好了,本道君這次見你們,實乃提醒爾等,莫要在修為不夠前妄想稱霸……”

    陸壓對著幾人就是一番數落,數落的四人耷拉腦袋。

    此后,還給四人彌補了一些大能的能耐和手段,讓他們小心一點,不要一不留心被人滅了都不知道。

    ……

    ps:晚上家里有客人來,先兩更。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