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洪荒之妖皇逆天 > 第222章:教訓鎮元子!

第222章:教訓鎮元子!

    “他發現我了?怎么會?”

    鎮元子愣了,心想不應該啊?這人看似沒有任何的修為啊!但是,又能穿過大陣的能力,又讓鎮元子很不懂。

    “我該怎么辦?”鎮元子一時間手足無措。

    屋漏偏風連陰雨,本來還可以凝聚本源虛影出現,但此刻似乎做不到了。

    “道友且慢!”

    鎮元子覺得總歸要試一試,不管那么多了。

    但他這一句話,真讓太初生氣了,竟敢叫自己‘道友’,你個小小真仙層次的生靈,竟敢稱呼自己道友?

    這鎮元子和雷澤比起來,太初發現,鎮元子就是一個土鱉。

    “好猖狂,小小真仙修為,竟敢稱本尊道友,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太初一聲大喝。

    本來還尋思著怎么從鎮元子這里弄一截人參果樹,這倒好,找到很好的理由了。

    只見太初隨手一揮,‘咔嚓’一聲,鎮元子的本體應聲斷了一截,旋即被太初收進了白蓮空間。

    “啊~~!”鎮元子和本體已經徹底地融合,太初截取一段樹枝,就如同從他身上挖出一塊肉一樣。

    剎那間,那深入本源的疼痛,險些讓鎮元子痛的失去神智。

    “大膽狂人,貧道與你不死不休。”

    只見憤怒的鎮元子,從人參果樹本體中,飛出一本混沌色的書錄,正是那混沌青蓮所化的地書,也是今后鎮元子的看家法寶。

    只見地書出現的一刻,似乎整個大地都被牽引了一般,排山倒海的巨力向太初而來。

    “哼!散!”呼啦的一聲……

    之前還看似聲威滔天的攻擊,瞬間被太初一揮袖揮散了。

    鎮元子傻眼了!

    太初卻感覺好笑,一個真仙層次的小輩,竟然動用地書的大地之道來攻擊自己?不知道自己乃無量嗎?任何攻擊都沒用。

    甚至在鎮元子驚呼中,發現那地書竟然被一股封印的力道,正在慢慢鎮壓。

    “不好,大膽你……!”

    鎮元子盡管誕生靈智不久,但極品先天靈寶地書,他是很清楚的。

    那是混沌青蓮所化,更是大地的胎膜,誰可以鎮壓地書?簡直開玩笑?

    此刻,真的有人能鎮壓地書,他驚恐到膽寒了。

    “咚!”

    混沌鐘表示不服,吾鎮壓混沌洪荒都可以,何況你小小的地書,給我鎮!

    “轟”的一聲,鎮元子哪怕全力收回地書,但依然被太初招出的混沌鐘鎮壓了。

    “先天至寶,混沌鐘!”

    鎮元子蒙了,自己遇到了什么?竟然是傳承中最逆天的先天至寶,還是開天三寶之一?

    這,這,這……

    “你到底是誰?”感覺自己已成魚肉,別人為刀俎的鎮元子,帶有驚恐的問太初。

    太初笑了笑,他本來對這些鼎鼎大名的大神,是很有好感的,甚至對鎮元子也很有好感。

    加上之前雷澤那么低調懂事,太初故而對一幫還未化形的大神感覺很不錯。

    但鎮元子的無知,顛覆了他的想法。

    竟然明知道自己實力很強,甚至看不透修為,竟然還這樣高傲自大,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伴生靈寶?

    這是何等的愚蠢?

    “難道,今后那幫家伙目中無人就是這么養成的?”太初想到。

    這不行!

    不能這么無知,哪怕自己這樣的存在,都小心謹慎。

    他們倒好,就因為根腳深厚本源強大,就敢如此無知?

    “小輩,本尊是誰你且無須多問。本尊切問你,你哪來的驕傲,張口稱呼本尊‘道友’,更是無視本尊的到來?哪怕待客,哪怕本尊是惡客,你完全不理會的行為不覺得過了嗎?”

    “你,你……,莫要胡說八道,貧道不能離開本體,怎么招待你?而且你也說了,你自己是惡客,還隱藏修為讓貧道誤會……!”鎮元子也生氣了。

    心想:你知道自己無理,自己是惡客,竟然還這樣冠冕堂皇,你太無恥了。

    “咦!”太初還真沒發現。

    聽鎮元子這么一說,才探查了一番,鎮元子忽然感覺一道神識在探查自己,但自己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這樣赤果果的被人看了一遍。

    這人到底和等修為?為何會這樣?不應該啊!?鎮元子徹底的鎮住了。

    “果然,竟然要本體化形,好大的野心。”太初嘀咕道。

    實乃和他之前的理解出現了分歧,之前他知道鎮元子乃人參果化形而出。

    因本體強大不能化形,所以走了別的路。

    但這一次怎么不對了,怎么鎮元子這個后世很讓太初看不起的家伙,竟然爺們了一把?

    實不相瞞?太初的確看不起鎮元子。

    一個看似風光的地仙之祖,但欺軟怕硬,更是丟盡臉面的配合猴子胡鬧。這是被兩個光頭嚇住了!

    說是逍遙仙客,但何嘗不是一種沒能力的表現呢?堂堂地仙之祖,除了西游記打個醬油外,其余誰知道?

    人家雷澤是知道的多故而低調,鎮元子是實力不濟所以低調。

    太初更欣賞祖巫,帝俊、太一、鯤鵬、冥河等人,這些人起碼敢做,哪怕沒成功但是嘗試了。

    鎮元子似乎一生都‘輕松寫意’,有個好友還弄得神魂破散。

    要是自己處在鎮元子的位置,指定會干掉紅云,明知道紅云是爛泥扶不上墻,竟然還放任他那樣。

    鎮元子的失敗可想而知。

    本身沒作為,有個朋友還保不住,后來更是被猴子耍,被小輩慈航道人打臉……

    這太特么失敗了。

    不過……

    太初這一刻,忽然對鎮元子的想法改變了。

    “小輩,你明知道自己本體化形很艱難,甚至不可能,你怎敢做這樣的決定?”太初問道。

    這句話就柔軟的多了,盡管還是苛責,但苛責中帶有欣賞的味道。

    似乎鎮元子也感受到了,而且明白自己真不是對手,這道人太恐怖,自己的靈寶都被鎮壓了,還是謹慎點好。

    “回稟道友,這……”

    “住嘴!”太初一喝,那道呵斥聲,直接穿過鎮元子的本體,侵入他的元神,弄得鎮元子一陣痛苦,險些迷失,太可怕了。

    鎮元子發現自己遇到瘋子了,怎么好好的又翻臉了。

    可恨自己修為差的有點大,堂堂極品先天靈根化形,竟然遭受如此侮辱。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