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大刁民 >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兩把槍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兩把槍

    感謝醉鎏氓兄弟凌晨時分的九十九張捧場月票,刁民第十一位盟主正式誕生!昨天的番外《徽猷傳》章節里,有兄弟問羽少,如果排電視劇三兄弟誰來演?這個問題有點兒頭疼啊,兄弟姐妹們一起幫忙建言獻策看看,今天會在羽少公眾號上的番外下面發相關的貼子和投票,感興趣的書友一起來參與看看。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即可關注作者微信公眾平臺!

    這家名為“東德子”的京城銅鍋羊蝎子如今借著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的東風紅遍大江南北,短短兩三年全國便已經開出了大大小小連鎖店近百家,但味道最正宗的還是王府井附近的這家總店。

    今天是楊充得力部下汪彥佐的生日,楊隊長自掏腰包在“東德子”訂了一桌,十來號兄弟吃著羊蝎子喝著二鍋頭,輪流敬了楊隊長和今日的壽星,第二輪酒還沒開始,楊充便接到了李云道的電話。

    “綁人?”楊充驚得徑直站了起來,動作幅度太大,差點兒把桌上的酒瓶子掀倒,幸好旁邊的壽星一中隊長汪彥佐眼疾手快,一把摟住了酒瓶子。

    眾兄弟都吃驚地看著楊充,十來號人都是楊充一手帶出來的,說是同事更不如說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在他們看來就算天塌下來,義薄云天的楊隊也會給他們頂著,極少能看到他這般情緒外露。

    “好,你先別急,正好這會兒我跟隊里的兄弟們在聚餐,不缺人手。我們先打幾個電話問問京城本地的老炮兒,看看他們有沒有消息,這種事情要是本地人干的,肯定有風聲,要不是本地人,那就估計是你說的那位梅書記的仇家了。我先打幾個電話,你們先不要輕舉妄動。”楊充放下手機,看桌上的兄弟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苦笑道,“我在青干班的一個關系很鐵的兄弟,在京城碰到了些麻煩……”

    今兒的壽星汪彥佐頭一個開口道:“充哥,這一桌子兄弟哪個不是唯你馬首是瞻,你認可的兄弟就是我們的兄弟!跟以前一樣,你發號施令,兄弟們負責執行!”

    楊充點了點頭道:“這事兒你們還真跑不了,就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發生的,一樁綁架案,事主是蜀中省涪城市的前公安局長、現任政法委書記梅沁。事關地方領導干部,兄弟們還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汪彥佐道:“充哥,綁架案是刑事案,老沈那邊……”

    楊充笑道:“沒事兒,因為事主身份特殊,他們還沒報警,這不有我們嘛……”

    一桌子兄弟紛紛點頭。

    “狗日的,哪個不長眼的敢在我們眼皮子底下綁人,抓到弄不死他!”

    “先查查是哪些人動的手,充哥,我去給皮子他們幾個打個電話。”

    “充哥,我去聯絡湖哥他們。”

    “充哥,我問問那幫廣西人!”

    一桌子警察頓時行動了起來,效率極高。

    火鍋店內,樂天心急如焚,李云道卻淡定地看了他一眼:“應該馬上就會有回復了。”

    樂胖子點點頭,但又快步走了上來:“云道,你說我要不要馬上跟梅家取得聯絡?”樂天從來沒碰到綁票這樣的事情,一時間竟有些手足無措。

    李云道搖了搖頭:“先不急,等弄清楚情況再說。我懷疑動手的應該不是京城本地幫派,最大的可能是梅沁在涪城的仇家,一直跟到了京城才下手。”

    胖子張了張嘴,隨即恍然道:“梅沁在涪城干的事情跟你在江北的‘掃黑除惡’很相似,不過她的掃黑行動據說更粗暴簡單,現在整個涪城都知道梅沁是頭惹不得的‘母老虎’。”

    李云道嘆了口氣道:“我其實也是到了掃黑的后期才明白一個道理,這其實并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更多人是生活在灰色地帶的。我們執法的最終目的并不是為了懲罰,而是為了威懾和預防。我研究多很多案例,在不少地方,涉黑勢力之所以會非常猖獗,多數都是因為庇護勢力的存在。我如果沒猜錯的話,梅家這位小姑奶奶應該在涪城得罪了不少人,梅家在蜀中家大業大,人家不敢動手,到了京城就無所謂了,只要隱瞞了身份,反正誰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方勢力下的手。梅家總不會因為一個梅沁,而變成一條人人都咬的瘋狗吧!”

    樂胖子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嗯,你說得很有道理。我在來京城讀書之前,省紀委已經收到了不少關于舉報涪城市人大副主任周衛國的匿名信,其中就有關于他跟涪城多方涉黑勢力往來的證據。你說會不會是周衛國狗急跳墻?”

    “如果他們上來就砍死梅沁,我倒是覺得應該就是普通的黑社會復仇,但他們現在把梅沁擄走,只有一個原因!”李云道突然笑了起來。

    樂天自己也是干紀檢工作的,被李云道一點撥,頓時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著李云道:“你的意思是,梅沁的手里應該有什么關鍵的證據?”

    李云道輕笑點頭:“說不是這樣的話,剛剛一個照面,他們就不會光砍你,而不砍梅沁了,畢竟梅沁才是他們的目標,而你只是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的路人甲。”

    胖子突然松了口氣道:“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就放心了,至少在梅沁交出那些證據前,他們是不會要她的命的。”

    李云道卻嘆氣一聲道:“你要是知道,對于女人來說,尤其是華夏的傳統女人,有些東西,遠遠比命來得重要。”

    胖子一開始還茫然地看著李云道,而后猛地兩眼圓瞪,聲音都有些發顫了:“不……不……不會吧……”

    李云道搖了搖頭:“只希望我們來得及!”

    胖子心中剛剛落地的石頭又再次吊了起來,口中念念有詞,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死于非命的智遠和尚的影響,這家伙現在碰到事兒都會輕呼幾聲“阿彌陀佛”。

    楊充那邊的效率極高,十來號兄弟同時出了“東德子”,在門口站一排一邊抽煙一邊打電話,不到五分鐘,眾人又到回到桌旁。

    “充哥,問過了,皮子那邊說沒這事兒,其他幾個走得近的也問了,都表示跟這事兒絕對沒關系。”

    “充哥,湖哥那邊也一樣,連涪城在哪兒這小子都不知道。”

    “充哥,廣西佬那邊很仗義,也幫我們去打聽了。”

    楊充點點頭,他剛剛也給蔡老炮兒打了個電話,蔡老炮對這事兒也不知情,綜合目前的情況來看,是京城本地人馬動手的可能性極小,因為如果是本地人馬動手,沒道理道上一點風聲都沒有。

    今兒的壽星汪彥佐最后一個進來,表情有些興奮:“充哥,打聽到了!”

    “哦?”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一中隊長汪彥佐。

    “我問過蜀中幫的人,這幾天的確從涪城來了一拔人,領頭的是一個叫鋒哥的,是蜀中一帶出了名的狠角兒,身上背過人命。”

    李云道接到楊充的電話時微微松了口氣,果然不出他所料。

    “云道,我已經讓人在調天眼的監控,查到那伙人的下落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要不要我這邊帶兄弟們去幫忙?”楊充看了一眼躍躍欲試的部下。

    李云道想了想道:“這事兒可能涉及地方上的貪腐,你們盡量先不要插手,我怕打亂了地方上的部署。”李云道原本倒是想請楊充出手,但話到嘴邊又改了主意。

    “那成,你們悠著點,安全第一!”楊充其實很清楚,以李云道的本事,就算那幾個都是從蜀中來的江湖大梟,估計在李云道手里也討不到便宜。

    放下電話,李云道給夏初發了一條微信,而后抬頭對樂天道:“敢不敢跟我一起去救人?”

    樂胖子愣了一下,隨即咬牙道:“奶奶的,老子這輩子是跟姓梅的耗上了。豁出去了,干!”

    胖子擼起袖子:“現在我們去哪兒?”

    “嗯,先回趟寢室!”李云道笑了笑,走出火鍋城伸手打車。

    胖子快步跟上,不解道:“這都火燒眉毛了,回寢室干嘛?”

    李云道笑而不語,等到了寢室,李云道從柜子里拎出行李箱,解開密碼,從兩件衣服兜里取出兩把手槍時,胖子頓時目瞪口呆。

    “你……你……你一直帶著這玩兒?就在我們宿舍?”樂胖子瞪圓了眼睛,肥胖的手指顫抖著指向自己的室友。

    “前兩天剛拿到的,別多想,是合法的,我有持槍證。”李云道笑了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干掉了那么多毒販和恐怖份子,沒兩把槍防身,我會睡不著的。”兩把手槍,一把李云道用得很順手的沙鷹,一把是改裝可以切換為自動模式的泊來塔手槍。

    樂天苦著臉,想伸手摸一摸那通體閃著寒光的槍身,但又“嗖”一下縮回手。

    李云道拿出其中一把遞給他道:“會不會用?”

    胖子連忙擺手:“別別別,這玩意兒我可不要,萬一走了火……”

    李云道也不勉強樂天,這家伙從骨子里就是個熱愛和平的善良的胖子,讓他用槍去爆別人的腦袋,這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在樂天復雜的目光中,李云道檢查了槍身零件和子彈,將兩把槍插入后腰的時候,楊充的電話來了。

    “云道,查到了,人被帶上了一輛商務車,現在這輛車正在往京郊房山的方向開,那邊建筑工地比較多,最近樓市不好,那片兒靠山的地方比較荒涼,是藏身的好地方。”

    有人說我在給《影武者》做宣傳,像我這樣專注于碼字沒咋玩過游戲的人會幫游戲做宣傳嗎?嗯...是的。你們不要激動,我這也是跟別的作者學的,也算是一次線上互動~昨晚有個人非要跟我切磋兩把,然后我毫無懸念的被虐了,果然我還是只適合碼字啊....求..求大腿!!簽名海報懸賞各位好漢了喂!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