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正道潛龍 > 第六五一章 小人物

第六五一章 小人物

    包房內,眾人喝的正開心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有人叫罵后,就全都愣住了。

    “咋回事兒啊?”付志松扭頭問了一句。

    “我聽咋像小迷糊的聲呢?”小吉愣了一下應道。

    “走走,快出去看看。”付志松站起身招呼了一句后,邁步就跑出了客房。

    走廊內。

    小迷糊掐著劉尚恩的脖子,滿嘴酒氣的罵道:“艸你媽,你到底想咋地?”

    “我是不是上回沒打疼你,你趕緊給我松開?”劉尚恩皺眉回了一句。

    “我去你m的!”小迷糊怒罵一聲,抬手一拳就打在了劉尚恩的腦袋上。

    劉尚恩挨了一拳也急眼了,抬手就要抓小迷糊的脖子:“你他媽喝點酒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干他媽啥呢!”

    付志松剛開始以為是小迷糊和其他屋的客人打起來了,但一看是自己人在這兒撕扯,頓時就沖上去將二人拉開了。

    “嘭,嘭嘭!”

    劉尚恩是一個完全不能吃虧的人,他挨了一拳后,本來心里的火兒就壓不住了,再加上這些天一直“郁郁不得志”,所以趁著付志松拉架的功夫,對著小迷糊的腦袋就打了三四拳。

    “別他媽打了!”付志松吼著回了一句。

    “大松,你松開我,今兒我非弄死他!”小迷糊此刻也上頭了,因為他感覺劉尚恩在針對他,一點都瞧不起他,所以也不聽勸,隔著付志松就拿拳頭往劉尚恩的腦袋上懟。

    “艸。”

    “別打了,今兒都挺高興的,你看你們喝點酒這是要干啥啊?”

    “松開!”

    “……!”

    周琦,小吉,楊鑫等人此刻也沖上來拉架,但二人依舊不依不饒,與眾人撕扯著還要動手。

    “艸你媽的,沒完了啊?”付志松拉了兩下發現拉不開后,就也有點急眼了,沖著小迷糊就喊了一聲:“你他媽作什么?”

    “呼呼。”

    小迷糊喘著粗氣,指著劉尚恩罵道:“這小子從來了就跟我不對付,老想暗地里整我。”

    “他整你什么了啊?”周琦也非常不解的問道。

    “艸他媽的!”劉尚恩咬著牙,靠在墻壁上就敘述道:“昨天晚上我上廁所,在工地后門看見有個老頭賣廢品……然后我就過去看了一下,發現他三輪車里拉的全是咱工地的建材。他跟我說只要我不吭聲,那他就把錢分我一半。我沒干,就領著老頭回他值班室了,在屋里翻到了三萬多塊錢,那個老頭就是他大叔……剛才我出門,他張嘴就罵我,說我故意坑他大叔錢,就這么點事兒!”

    周琦聽到這話后,扭頭就看著小迷糊問道:“你大叔偷沒偷工地東西?”

    “偷了。”小迷糊咬牙回應道。

    “那你還沒完沒了的干啥啊?”周琦費解的問道:“不看你面子,工地肯定就給他送派出所去了,你怎么自己還能鬧呢?”

    “這是兩碼事兒!”小迷糊吼著回應道:“我大叔跟我說了,昨晚那三輪車里的貨兒確實是他偷的,但那三萬塊錢里有兩萬多是他自己攢的……讓劉尚恩硬給沒收去了。”

    付志松聽到小迷糊因為這點b事兒,就和劉尚恩沒完沒了的在這兒斗,頓時感覺到臉上無光,所以擺手就喊了一句:“別他媽磨嘰了,怎么還勸不了了呢?”

    “偷著拿工地的東西肯定不對,但你劉尚恩辦事兒也太他媽狗籃子了。你要但凡還念著咱們是同一公司的人,那也應該跟我說,讓我攆他走啊!老頭都六十多歲了,你能像三孫子似的訓他,還硬坑他兩萬多塊錢?你他媽的不就是針對我嗎,那你有氣兒沖我來啊?艸你媽的!”小迷糊越罵越激動:“媽了個b,我在這個公司肯定算不上啥手子,但當初整馮樂天的時候,我沒跟付志松玩過命嗎?!你他媽的剛來幾天啊,天天搖頭晃籃子的在這兒裝大尾巴狼。你告訴我,你有啥貢獻,在會所當過服務員吶?!”

    劉尚恩語言肯定沒有小迷糊那么犀利,但憋了半天,也是話語極其刁鉆的罵了一句:“我想像爺爺一樣尊敬你大叔,但他干的那個事兒就是三孫子的事兒!艸你媽的,偷東西還分多大歲數啊,他咋不好心往工地拿點廢料呢?你和他一個b味兒,沒他媽一個好東西!”

    “我艸你媽!”小迷糊聽到這話,借著點酒勁兒當場就瘋了,回頭抄起垃圾桶,沖著劉尚恩的腦袋上就砸了下去。

    “嘭!”

    劉尚恩側身一躲,瞪著眼珠子就沖進了包房內,攥起水果刀就要出門捅了小迷糊。

    “嘭!”

    周琦一拳懟在劉尚恩的肩膀上:“你要干什么?!”

    “別他媽作了,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付志松吼著就沖小迷糊喊了一句。

    “你起開,我太憋屈了!”小迷糊瞪著眼珠子吼道:“我給公司蹲了三個月看守所,出來我大叔就讓人整下去了,媽了個b的,我這口氣兒……!”

    “你閉嘴,別說些沒用的了。”

    “我他媽今兒非得干了他!”小迷糊滿嘴酒氣的還要往前沖。

    “啪!”

    付志松氣的眼珠子通紅,抬手一個大嘴巴子就抽在了小迷糊的臉上。而本就有些喝多了的小迷糊,腦袋被扇的一晃,咣當一聲就砸在了消防箱的玻璃上。

    “嘭!”

    “嘩啦!”

    一個寸勁兒,小迷糊的腦袋就將玻璃撞碎,玻璃碴子扎的他的左臉鮮血直流。

    走廊內,所有人全部愣住,就連付志松也沒想到這一下能打的這么狠。

    小迷糊愣了半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臉,突然冷笑著說道:“行行行,這一下打的結實!”

    “你別他媽扯淡了行不行?”付志松皺眉吼了一句。

    “……!”小迷糊咬牙沉默半天,指著付志松回了一句:“我就是條狗,跟著你這么長時間,你也應該對我有點感情了吧?艸他媽的,工地往外拉廢角料賣的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了,為啥就抓我家親戚啊?因為我是籃子啊,你都瞧不起我,他們誰能瞧得起我?他昨天晚上這是抓到的我大叔,要抓到的是小吉大叔,你問問他敢放屁嗎?這不是針對我是針對誰?”

    付志松皺眉看著小迷糊,咬牙回了一句:“你是真喝多了。”

    “我是喝多了,但我還沒傻b!”小迷糊邁步就要走。

    “你干啥去啊?!”孫智伸手就拉了他一下。

    ……

    越南,峴港市海邊某別墅內。

    一個穿著白色麻布衣服,頂著滿頭白發的枯瘦中年,低頭抽著狹長的水煙袋,抬頭沖著東北虎青年說道:“唐川,這個名兒是真名假名?!”

    “呵呵!”東北虎聽到這話一笑:“真名。”

    “撒謊。”白發中年拿著水煙袋,笑吟吟的指著“唐川”說了一句:“呵呵,來這地方的哪有用真名的?”

    “呵呵。”唐川再次一笑。

    “不管是真名還是假名,以后我都叫你阿川吧。”白發中年瞇著眼睛,低頭繼續說道:“不進去這兩年多,我不知道你是誰的人,但這兩年多你熬過去了,那以后就是我的人。”

    “謝謝,甘叔。”唐川笑著點頭。

    “怎么的,我聽征召說,你非得要馬上回國?”甘叔抬頭問了一句。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