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書包網 > 都市小說 > 猛鬼收容系統 > 第一零一三章,鬼與僵斗,鏡界撞來

第一零一三章,鬼與僵斗,鏡界撞來

    阿索古一手抓向后背,握住標槍,龍槐鬼王冷笑,抿了口酒:“鬼。”

    鬼?

    握住標槍的手一松。

    無妄國多少年都沒鬼了,因為這里就沒供奉,外面的供奉也進不來這里。

    阿索古看到泰然自若的秦昆時,瞬間明白。

    八成是這個陽人上師的手下。

    “上師居然會豢養猛鬼,今日開眼界了。幾十年前,我也見過不少鬼,感覺……沒什么厲害的。”阿索古瞟向龍槐鬼王,不咸不淡說道。

    “哼,有趣!”龍槐鬼王拍著桌子,周圍景色剎那出現變化。

    一座鬼城,陰風怒號,一棵槐樹隨風搖曳,那些纏身的藤條成了槐樹的觸手,示威一樣在風中抽響,然后朝著阿索古襲來。

    藤條刺入體內,阿索古還端著自己的酒,微微笑道:“僵的體內可沒陽氣,不會受到陰氣相沖感到不適。”

    說話間,那顆槐樹長出一張人臉:“業火鞭!”

    轟地一聲,藤條尖端冒火,嗶嗶啵啵作響,接著朝著阿索古口中鉆了進去。

    唔

    阿索古瞪大眼睛,胸腔中火辣辣的灼痛,僵尸的痛感比鬼還低幾分,因為有皮囊保護,好似裹了一層隔絕陽氣的冰層,陽氣無法直接傷害到靈魂,但若是鬼術直接作用于體內,而且透過皮囊侵襲靈魂深處,會將這種痛感無限放大!

    鬼王的靈力波動,足以讓阿索古感到難受,阿索古獠牙長出,一口咬斷的藤條,手指指甲長出,割破肚皮,掏出那段插進胸膛的藤條來。

    阿索古氣喘吁吁,并且驚愕,這家伙什么來頭?!自己剛剛那一刻,險些疼暈過去,他不是沒挨過鬼術,也沒這么痛啊?

    另一根藤條纏了過來,阿索古長呼一口氣,身上陰氣吐盡,忽然跳了起來。

    輕盈,敏捷,阿索古騰挪閃躲,避開藤條攻勢,同時嘗試用標槍偷襲對方。

    秦昆也被裹挾了進來,望著二人打斗,一言不發。龍槐鬼王不會無故發難,之所以無端生事,一來教訓一下對方,二來就是讓自己看看,鬼和僵纏斗時的景象。

    張布與秦昆并肩而站,微微笑道:“鐵前輩真是用心良苦。不過我真沒想到,堂堂鬼王對上僵尸,居然也如此棘手。”

    面前,龍槐鬼王并沒出全力,但也讓他們明白,除非奇襲成功,否則僵尸根本不吃鬼術這套。

    “張布。”秦昆瞇著眼,“你說,僵尸真的有這么難對付嗎?”

    張布面目腐爛,長相驚悚,但目前是秦昆手下最聰明的鬼差,張布聞言,舉例道:“按照我來看,僵只不過是操控器械的普通人罷了。器械強大,人不一定。”

    對于第一次來陽間的張布,竟然有這種見解,出乎秦昆意料,對方舉例也很恰當,秦昆頓了頓,示意道:“繼續。”

    張布笑道:“我死前,見過那些攻城器械,例如投石車,幾人鉚足力氣,對城池都無法造成損耗,可是用了投石車,城墻彈指可破。”

    張布攤開手,鬼氣彌漫,忽然在手心上空凝成一處沙盤。

    沙盤上,一個投石車出現,張布開口:“要破器械,也簡單,限制他們的行動力就行,破壞機簧,拆掉投臂,燒斷拉繩,怎么都可以。或者直接殺掉操控器械的人。”

    張布虛空一握,沙盤碎掉,化作陰風消失不見。

    秦昆望著遠方,原來如此。

    就像王乾的三斷符一樣,只要限制僵尸的行動力,讓他們控制不了皮囊,他們就剩下了一個脆弱的靈體,如同待宰羔羊。

    鬼術之所以很難作用于僵尸,一是僵的皮囊承受的了鬼術帶來的痛楚,二是鬼術很難侵襲到僵尸體內,直擊靈魂深處……

    剛剛龍槐鬼王,只是在奇襲之下才讓對方受了點苦,再往后便沒得手的機會了,或許是龍槐鬼王不愿用全力,但也和僵尸的防御能力有關。

    “好了老鐵,撤了蜃界吧。”

    見到秦昆開口,龍槐鬼王一藤抽飛阿索古,蜃界撤掉。

    又回到酒吧,阿索古身上一晃,杯子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回過神,看向秦昆道:“剛剛那個老鬼呢?”

    秦昆擦著酒杯,將其裝進彈性空間里,頭也沒抬道:“怎么,不服氣?”

    “并不是,我想代表樓蘭死國,邀他對付驅魔人。”

    “他沒空。”

    “那你呢?”

    “我在不死山做客。”

    “我叫阿索古,樓蘭死國王子,現任樓蘭鷹衛鷹領,飛僵,伏尸。”

    “我叫秦昆,殯儀館職工,帶薪停職。”

    阿索古眼角一抽,半晌才道:“你可真是個怪人……不過,你的名字,我記下了。”

    秦昆沒有對付自己的意思,自己也不愿和他開戰,阿索古朝著秦昆行禮,作別離開。

    秦昆看著他的背影,微微一笑,繼續擦拭著杯子,準備給自己順一套酒具回去。

    ……

    今日,阿索古不虛此行,見識了一只老鬼的實力,也明白了不死山和陽人交好的原因。那個陽人的鬼差,如果非要把自己困在蜃界,沒半天功夫,自己是出不來的。

    一邊回憶剛剛的事情,阿索古來到集合地,發現手下鷹衛已經把車裝滿了。

    “阿索古,我們啟程嗎?”

    “嗯,立即出發!”

    車子發動,不過聲音有點大,阿索古探出車窗:“怎么回事?誰的車有問題?”

    開車的鷹衛面面相覷,開車的本事,大家都是經過培訓的,但沒人會修車,車壞了在公路上再拿一輛就是,這么大的聲音,誰知道的哪輛車的問題。

    一個耳朵靈敏的鷹衛忽然道:“阿索古,好像不是車的問題……好像是……”

    鷹衛說著,忽然眺望遠方。

    整個天空,飄來了一座城!

    歐式城堡,比這幾天見到的都要大,城墻殘破,煞氣騰騰,整裝待發的巫妖們站在墻頭,望著他們的方向,發出興奮的怪叫。

    “不好……這不是經過的鏡界……好像要撞上了!”

    鏡界相撞,猶如船只相撞一樣,大的船只撞上小船,和撞上一只魚沒什么區別,但兩艘大船相撞,就會讓各自停下。

    很明顯,那個城堡朝著縣城撞來,這里……要合鏡了!

    “發車!往城尾跑!”

    阿索古在大叫。

    樓蘭死國不能回了,城堡就從來的路上撞了過來,他們如果撞進對方的鏡界里,就是個死,現在只能暫避鋒芒。

    幾輛車從縣城馬路疾馳而過,路過酒吧時,阿索古鬼使神差吼道:“秦昆!鏡界要撞過來了!!!”

    那一嗓子,整個街道都回蕩著阿索古的聲音,樓蘭鷹衛面面相覷,前方路口,一輛越野車摁著喇叭,秦昆載著李參領悠悠開了出來:“知道了,還不快跟上。”

    秦昆說著,轟起油門。

    尼瑪,天空中剛剛忽然發出隆隆的巨響,比打雷還沉悶,他天眼早就發現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址: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黑龙江福彩